kesselman1_MARCO LONGARIAFP via Getty Images_food queue south africa MARCO LONGARI/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所揭示的饥饿问题

约翰内斯堡—在南非,许多人难以获得足够数量的健康食品。由于他们的饮食中包含了大量加工食品、精制淀粉、糖和脂肪,他们面临着营养不良和肥胖的双重负担,即所谓的“隐性饥饿”。它是隐藏的,因为它不符合媒体对饥荒的报道所创造的饥饿的刻板印象。但它无处不在。

需要明确的是,问题不是食物短缺。在南非,饥饿是因为无法获得。获得足够的卡路里和足够的营养在很大程度上与收入有关。除了健康食品的高成本外,南非的隐性饥饿还反映了低收入地区营养产品可获得性有限、烹饪和食品储存的能源成本,以及用于家庭食品生产的土地获取渠道的缺乏。

新冠疫情以及为遏制其传播而采取的严格措施让隐形饥饿无所遁形,因为许多原本勉强买得起糊口食物的人,突然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根据一项研究,在 2020 年 4 月最初封锁的早期阶段,47% 的家庭没有钱购买食物。 失业、打击非正规供应商以及全球粮食和农业供应链中断导致价格上涨一同让粮食不安全状况急剧恶化。紧急食品援助排长队的情景使这个问题引起了公众的注意。鉴于学校和以校园营养计划突然关闭,儿童饥饿程度的增加尤其令人担忧,但并不奇怪。

疫情也使隐性饥饿的后果更加明显。健康的免疫系统需要充足的营养,因此粮食不安全的人更有可能生病。此外,新冠肺炎的严重程度与糖尿病(一种与不良饮食有关的疾病)之间存在相关性。来自开普敦的数据表明,患有糖尿病的新冠肺炎患者住院的可能性几乎是非糖尿病患者的四倍,死于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是非糖尿病患者的三倍以上。

但是,尽管新冠肺炎加剧了粮食不安全,也突出了饥饿的后果,但它也提供了提高平价、健康的食品的可获得性的潜在方案。面对全球供应链的中断,更多本地化的粮食系统开始出现。如果政府未能采取适当措施来抵消因封锁或校园营养计划关闭而造成的经济影响,公民社会团体就会试图填补这一空白。在整个南非,社区行动网络应运而生,解决饥饿问题,志愿者为社区成员提供膳食和其他援助。

例如,在约翰内斯堡周边,C19 人民联盟(C19 People’s Coalition)试图让无法进入常规市场的小农与需要粮食援助的社区联系起来。政府食物计划要从大公司采购,含有几乎没有营养价值的防腐食品,与此不同,这些蔬菜计划旨在支持小农的生计,同时也促进弱势家庭的健康。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is almost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or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now to secure a print copy of the magazine, as well as digital access to all its content, including exclusive insights from German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nnalena Baerbock, US Treasury Secretary Janet Yellen, Nobel laureate economist Joseph E. Stiglitz, and more.

Subscribe Now

但是,国家对解决隐性饥饿负有重大责任,特别是在南非,宪法规定了食物权。来自世界各地的例子表明,当一个坚定的政府与公民社会合作解决粮食不安全问题时,可能会发生什么。

在被称为“消除饥饿之城”的巴西贝洛奥里藏特(Belo Horizonte),一些突出的项目包括“每天提供数千份补贴健康餐的受欢迎的餐厅”;补贴水果和蔬菜商店;减少食物浪费、将准备好的食物分发给社会组织的食物银行;以及将小规模生产者直接与城市消费者联系起来的农场摊位。这些和其他项目支持农民的生计和消费者健康,同时还实现了经济收益,增强了社区。

即将召开的联合国粮食体系峰会宣布将汇集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创建更可持续和平等的粮食体系,但草根运动、学术界和公民社会团体批评峰会绕过现有联合国世界粮食安全委员会创建一个公司影响畸高、缺乏透明度、无决策问责的的新论坛。这些团体呼吁抵制,正在组织全球反抗动员

将主导联合国峰会的大公司——种子公司、农用化学品生产商、食品加工商和零售商——根本没有真正的解决饥饿问题的办法。将食物视为一种以营利为目的的商品,而不是一项基本人权,正是导致隐性饥饿危机的原因。令人震惊的是,尽管南非一半的家庭买不起食物,该国最大的连锁超市仍在2020年实现了盈利。零售商吹嘘他们的食品捐赠,而他们的工人——所谓的“必不可少的”人——领着全国最低的工资。

隐性饥饿危机的真正解决方案必须来自受影响最严重的人——为社区生产健康食品的小农,以及难以获得足够营养的低收入消费者。这些声音被联合国峰会排除在外,但他们在疫情期间发起的基于团结的计划,代表了建立更公正和更有韧性的粮食体系的最安全的基础。

https://prosyn.org/Z25NMi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