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rian124_BENSON IBEABUCHIAFP via Getty Images_coronavirusaidnigeriaafrica Benson Ibeabuchi/AFP via Getty Images

让发展中国家免遭新型冠状病毒荼毒

发自拉古纳滩—在经历了持续数周的沮丧情绪后,某些发达国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率的下降以及着手放松封锁的计划给人们带来了一线希望。但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危机或许才刚刚开始,而一场重大疫情给当地造成的人员伤亡往往要比任何发达经济体高出几个量级。在美国近期单日死亡人数超过2000的先例之下,可以预计未来的死亡人数也不会是个小数目。如果国际社会不去当即采取行动,那么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里的一些国家也在试图压平传染曲线,但却在执行社会隔离规则及其他措施时遭遇了极大挑战。该地区本已薄弱的医疗体系可能很快就被疫情所冲垮,那些人口密集地区更是岌岌可危。

非洲长期以来都存在医务人员严重短缺的问题,根据2013年的统计,非洲每千人中只有2.2名医务人员(而欧洲则为14名)。同时很少非洲国家能配备足够数量的呼吸机——这可是救治新型冠状病毒重症病例的关键设备。据报道尼日利亚的呼吸机保有量不足500台,而中非共和国可能连3台都拿不出来。

此外,虽然发达国家已经在消减疫情遏制措施对就业和生计的巨大影响方面做出了示范,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政府却几乎没有财政和货币空间(或操作能力)来仿效这些举措。同时来自亚洲,欧洲和美国的溢出效应——包括大宗商品收入下降(由于需求和价格下降)、进口成本上升、旅游业崩溃、基本商品供应减少,缺乏外国直接投资以及投资组合资金流急剧逆转——又加剧了这些限制。对于那些希望从国际资本市场融资的国家来说贷款条款也变得更加苛刻了。

虽然撒哈拉以南非洲也不算是毫无防御——当地有强大的家庭网络和文化韧性,也从埃博拉危机中得到了相关经验——但确实存在疫情冲击导致其挣扎于致命饥饿和致命感染之间的真实风险。一些本来就在数十年弱势政治领导或腐败专制之下变得脆弱的国家甚至可能因此崩溃,从而加剧社会暴力动荡并为极端主义团体的滋生创造条件。

而这些风险可不仅存在于短期之内。各国也很可能在劳动力和资本的减少下遭受未来生产力的重大损失。长时间的停课和失业可能导致家庭暴力以及少女怀孕和童婚的增加——特别是在那些缺乏远程教育基础设施的国家。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简而言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将面临一场极为惨烈的人道悲剧,导致某些国家的整整一代人流离失所漂泊异乡,其负面后果也将远远超越该地区的边界范围。而以下两个例子则充分说明了因此产生的多层面溢出风险。

首先,由于非洲当前和未来经济前景的大幅恶化,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可能最终会产生比预想中更大规模的移民迁徙;其次,通过引发一系列企业和主权债务违约,失去控制的疫情爆发可能加剧金融市场的不稳定,导致美联储和欧央行先前采取的大力压制措施最终落空,也增加了从金融部门反向污染到实体经济的机会。

不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威胁的潜在影响范围,也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以迅速扩大紧急救助资金规模。目前已有90多个发展中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了财务援助。同时基金组织也与世界银行共同呼吁各双边债权国——包括中国这个新近崛起的主要债权国在内——暂缓那些最贫穷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偿付。基金组织也在这方面起到了带头作用,为25个低收入成员国提供了即时债务减免,利用捐赠得来的资源去支付其未来六个月的多边债务。

同时,一些国家(例如中国)则捐赠了大量医疗物资(有些慈善观察家将其称之为“口罩外交”)。

但如果想帮助这些脆弱地区避开灾难,国际社会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尤其是发达经济体应通过对疫情全球影响的更广泛评估,包括对非洲的溢出和回弹效应,来补足目前(可以理解的)以扶助本国为特征的应对措施。它们还应该扩大官方资金援助,推动更广泛的债务减免,并紧急建立一个其他国家和私人部门也可以参与的国际团结基金。

此外,发达国家应当投入更大力量去分享遏制和缓解疫情的最佳操作。为了促进这一进程,世界卫生组织必须更好地汇集和传播相关信息。在此我希望发达经济体的领导地位能很快扩展到更有效医疗手段甚至是疫苗的普遍推广方面。

最后,国际社会必须想方设法汇集私人部门资源。与发达国家一样,私人部门可以直接或借助扩大了的公私伙伴关系在脆弱地区危机应对中发挥重要作用。尽管制药和科技企业将承担许多繁重的工作,但私人债权人可以通过有序减轻更多受灾发展中国家的直接债务负担来提供帮助。

但这也再次要求强化各项赋能机制,为此多边贷款方和其他国际机构(包括世界银行)都需要在更大程度上转变观念。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会重创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而只有采取协调,合作和整体的手段,国际社会才能避免一场大规模人道主义悲剧——并保护世界其他地区免遭这场悲剧的反噬。

https://prosyn.org/d1S4hN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