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碳定价和返现计划

巴黎—目前,国际气候谈判没有能够找到可以成功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机制。1997年京都议定书尝试采用可交易配额系统为二氧化碳排放制定价格,但以失败告终,因为美国和一些新兴国家拒绝加入京都议定书。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引入了承诺-评估程序,各国单方面决定减排多少。结果,美国和一些新兴经济体首次做出减排承诺。但这一系统也有极大的缺陷。它没有解决经典 的免费搭车问题,也无法保证发展中国家的减排。事实上,一些国家为了维持强势谈判地位,被鼓励做得更少一些。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11月30日—12月11日,全世界领导人将在巴黎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这次会议是一次形成有效协议的新机会。为了鼓励各国政府一致行动,致力于构建一个直观而透明的碳定价系统至关重要。我们建议采取“定价和返现”机制,制定一个高于某个阈值的排放价格,同时明确所得收入如何使用。

巴黎会议前的研究表明,国际公司可以迅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它们还强调了迅速采取行动遏制气候变化所能带来的附带好处,包括减少地方污染、增强能源和粮食安全以及更快的创新。要加速迈向低碳经济,就必须有适用于所有国家的国际协定;包括一个共同的一致监测、报告和核实系统;并提供全球范围的强经济激励。

我们的定价和返现机制受欧洲的“奖惩”机制启发。在奖惩机制中,新汽车的买家会被课税或获得补贴,视其所购买汽车的二氧化碳排量而定。在我们的系统中,一国如果超过了世界人均排放量,就必须向其在规定量二氧化碳(及其等价物)以上的排量部分支付每吨若干美元。低于人均排放量的国家将因为污染较少而获得补偿。

这一系统一开始有利于人均排量最低的国家,这意味着大部分资金将流向最不发达国家。一旦得到充分执行,定价和返现机制将鼓励所有国家削减人均排放,从而降低支付额和返现额之间的距离。

理想的谈价格将取决于协定的目标。每吨定价1—2美元可以带来140—280亿美元收入,足够在发展中国家部署监测、评估和核实程序。在哥本哈根协定中,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后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帮助不发达国家减轻或适应气候变化。7—8美元一吨的定价便能够产生足以兑现这一承诺的收入,资金将流向人均排量较低的国家。

在这1,000亿美元中,略多于600亿将来自西方国界和日本,只有不到200亿来自碳氢化合物出口国(特别是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和高增长亚洲经济体(包括中国和韩国)。因此,引入定价和返现系统将按照“共同但有差异的责任和各自能力” 原则重新分配各国的资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定价和返现系统将是高效而公平的。全世界所有公民都有同样温室气体排放权利,所有国家都获得同样的边际减排激励。

克服建立这样一套系统的主要障碍是说服出资国政府为其碳排放付钱。这一成本与他们的经济规模比起来十分微小,而任何成功的气候变化协定都需要一样的承诺。如果发达国家不同意为碳支付一个十分有限的价格,那么巴黎谈判将肯定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