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trada1_RAUL ARBOLEDAAFP via Getty Images_deforestation RAUL ARBOLEDA/AFP via Getty Images

碳抵消市场的失信

波哥大——不久前的纽约气候周召集了企业领袖、决策者、科学家和其他各方力量来探讨气候解决方案并推动脱碳进展,凸显出森林如何成为一门大生意。企业购买自然碳抵消额度用以对冲自身排放的自愿碳市场在2021年还仅有20亿美元,而截止2030年则可能高达100~400亿美元。有人甚至认为,应对气候变化的灵丹妙药就是森林的保护和恢复。

但对于包括居住在哥伦比亚亚马逊地区的我本人所属部族在内的土著部落而言,碳贸易商的到来标志着一段令人忧虑的历史的开启:可疑的交易、土地掠夺和暴力驱逐原住民离开争议地区。随着世界规模顶尖的企业越来越依赖基于森林的碳补偿来实现零净排放,我们的群体经历却对一个注定要在拉美和非洲扩张市场的诚实性提出了严重的质疑。

可以肯定,碳抵消(也称碳信用)是个不错的主意。企业可以利用市场机制,通过认可土著社区优秀的保护做法并向他们支付防止森林砍伐的费用来对冲自身排放二氧化碳的行为。上述机制还反映了森林作为天然碳汇的重要性,截至2030年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目标所需的减排贡献高达 1/3以上均来源于森林。

但由此浮出水面的不受监管且不透明的市场却存在重大设计缺陷。伯克利碳交易计划最近的研究结果表明,世界领先的碳信用计划Verra竟然赋予项目开发者自由选择方法,以最大限度提高其信用获取量的权利。这导致抵消计划的碳吸收额远低于承诺——甚至趋近于零。

即使真正体现碳减排的项目也并非毫无争议。位于秘鲁亚马逊地区的Alto Mayo项目占到了2012~2020年间迪士尼碳补偿的40%,该项目成功阻止了一些森林砍伐,但也产生了暴力驱逐森林部族的恶意。

原本不错的想法怎么会离谱到如此?主要原因还是监管不力。碳信贷交易商——往往也被称为“碳牛仔”——针对遍布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土著群体,甜言蜜语地说服他们签署合同放弃森林碳权益。上述合同总是具有剥削性,从承诺100年不可撤销到约定授予经销商一半的碳信用收益。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PS_Digital_1333x1000_Intro-Offer1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某些经销商所采用的手段更加激进。当道达尔公司从刚果农民手中夺取土地用于重新造林计划时,其对某些人所支付的对价为每公顷约一美元,而对其他人则为零;据报有男性开着卡车将女性农民从她们的土地上赶走。农民所签署的文件将任何付款均描述为“象征性”,以“清理他们对土地的使用权”为目的。

碳抵消计划往往在拥有复杂地权问题的司法辖区实施,于是,勤勉、准确和了解土著民众的习惯地权成为必需。但在以速度为核心要素的“狂野西部”碳市场,人们在交易时几乎不关心历史、文化和权利。这导致像我这样的土著社区被置于危险的境地。

与此同时,企业对森林碳信用的需求持续增长。由于面临实现零净排放的巨大压力,企业购买碳补偿比减少自身排放更容易、也更便利。而当这样的贪婪需求与无序且监管松弛的市场发生碰撞,则无论产生什么样的气候影响,经纪人都愿意并有能力借助任何必要手段创造碳信贷。

自愿碳市场所普遍存在的漂绿现象尤其令人恼火。尽管许多抵消计划夸大其碳捕获量,但卫报德国时代周刊和非营利调查新闻机构原始资料(SourceMaterial)所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气候并未从高达94%的Verra雨林碳抵消信用项目中获益。

圭亚那史无前例的碳排放计划也面临着类似的审视。今年早些时候,取得圭亚那海岸石油勘探特许权的赫斯公司向该国购买了价值7.5亿美元的森林碳信用额度。但长达几个世纪以来,土著民众一直守护着这片森林,这片森林所面临的砍伐威胁其实非常低。事实上,该计划所允许的森林砍伐水平高于该国的历史。活动人士指出,严重夸大的碳减排主张导致气候破坏,在南美最新产油国尤其如此,而某些土著群体则表示,政府卖掉了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土著民众理应为保护森林所做出的重要贡献而得到公平合理的补偿。相反,当前的制度却迫使我们不得不面对剧烈波动的碳补偿价格、以剥削为目的的经纪人以及无视人权的市场。就连联合国正在制定的碳市场监管框架同样并未合理考虑人权,该框架可能会为其他所有标准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

渐进式改革方法并不足以恢复自愿碳市场的信誉。森林保护计划资金必须受到严格监督,以可靠的科学为基础,并且不受企业对轻松补偿需求的影响。必须确保像我这样的森林社区的长期财政安全,并赋予我们参与决策、而不是只能充当观察员的权利。

基于自然的碳抵消计划做对了一些事:我们必须将森林视为缓解全球变暖的工具,并向保护森林的民众付费。但就目前来看,自愿碳市场充斥着缺陷,导致森林保护计划放大其气候影响并剥削了当地社区。现在是时候进行彻底的改革。

https://prosyn.org/17SMlq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