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熊和电视中毒

今年夏天,在离我们仅几公里外的美国西部蒙大拿乡村,每当一只黑熊突然从树林里跑出来,住在那里的朋友就不得不中断用餐,躲到屋子里,看着它走近野餐桌,把盘子舔得干干净净,再喝下两罐啤酒。

接下来几天里,那只熊又掀翻了两个邻居的垃圾桶,并且吓坏了宠物和儿童。美国森林局的护林员们准备了一个笼子,放进了一些咸肉,很快就捉住了这头熊,把它运到了30公里外的荒郊野地中。这头熊被放走前身上做上了标记,表明它曾经找过麻烦。护林员说:"不幸的是,往往是我们的卡车还没回来,熊就已经回来了。一旦尝到了咸肉和啤酒的滋味,就没法再把它赶走了。" 如果做过标记的熊回来捣乱被抓住两次以上,护林员就有权力射杀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一只发现了美味的动物抵制不了再次轻易获得美味的诱惑,我们都会为它感到遗憾。除非待在树林里以传统的方式捕猎食物,否则它的生命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这一点黑熊并不清楚。可那头黑熊是按照自然选择在它基因中种下的智慧来采取行动:富含蛋白质和糖的食物非常有益,而且获取食物消耗的能量越少越好。

这一点黑熊很清楚。它没有学习的机会¾也许永远也没有¾它无从知道野餐桌和垃圾桶受到护林员的保护,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射杀。相比之下我们人类是多么幸运,知道什么对我们有益,而什么又有害。如果一件东西看上去很好却会让我们跨掉,我们就不会那么轻易地受到诱惑。

但实际上,我们大多数人和那只熊并没有什么不同。高脂肪食品、烟酒过量、滥性和迷药尽管能带来一时之乐,却可以毁掉一个人的健康。尽管如此,我们也抵御不了垃圾桶和快乐的诱惑。可我们至少清楚这种陋习的后果,这样愿意听从劝告的人就不会落入圈套。

我们周围还有很多乐趣不那么为人了解,却和那些为人们熟知的陋习一样能造成伤害。这些活动中最富诱惑力、也最危险的就是电视。

电视对人类的神经系统颇具吸引力:我们的大脑天生就适合接受信息和快速变幻的感官刺激。电视以非常易于接受的方式为人类提供了大量的感官刺激。

片刻不停的变幻和刺激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西斯廷教堂根本无法与之相比¾大多数孩子10分钟以后就会对米开朗基罗的壁画感到厌倦,但却能对洗涤用品广告保持长久的注意力。

这些都是由于介质的缘故,与内容毫不相干。而内容又再次强化了介质的诱惑力,为人们慷慨地提供性、暴力、低级娱乐和其它方面的趣味,而我们天性上就容易受到这些东西的诱惑。长此以往,大量的低级趣味让人们丧失了丰富而又平静地生活的能力。

实际上,看电视是种危险陋习的证据已经十分明显,以至于没有人提出强烈的警告和有效的防御措施,的确让人感到非常奇怪。发现之一是过多地看电视会让人变得被动,无论从神经还是行为反应上都是如此。它会影响人们学习新知识,影响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它还会鼓励儿童采取过激行为,让人们产生悲伤孤独等负面情绪。此外也没有发现任何好处,能够平衡这些负面的影响。

电视还处于襁褓中的时候,很多思想家,不难想象还有电视的制造者¾用闪闪发光的语汇描述着这种媒介的未来:电视会为我们输送信息、让我们了解文化、获得娱乐,此外还有利于家庭生活和传播人类美德。

但这些都没有成为现实。即便是信息传递方面的价值也根本无从谈起:一般来讲,看电视的群体和个人对周边世界的了解要远逊于对照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看电视唯一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是能让人们放松,而很多人为了这种放松宁愿牺牲更加有趣和有用的选择。就像学会轻松填饱肚子的狗熊一样,不用付出努力就能得到娱乐让人们感到非常满意。

当然,如果有选择地少量观看,电视也会带来不少益处。就像饮下一两杯红酒,看电视会有利消化,放松心情。但如果每晚都花费几个小时,对注意力的分配越来越失去控制,从所看节目中获得的乐趣也日益减少,就会冒着沦为酒鬼的危险,只在脱离现实的时候才有生命力。如果能够知道我们会做什么,那么没有一只黑熊会愿意落入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