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hanty1_Kazi Salahuddin Razu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woman bangladesh rice field Kazi Salahuddin Razu/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农村妇女可以推动绿色复苏

曼谷—到目前为止,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多数国家已经提出了后疫情时代的复苏计划。其中包括对可持续性的投资,这是联合国一再敦促各国政府实施的项目。一些计划目前只包括预算总额,政策制定者尚未进行预算分配。

不管目前各国方案的详细程度如何,这些复苏计划都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群体:农村妇女。除非各国政府迅速从性别视角出发,考虑预算的优先事项,否则这一庞大而重要的群体将被社会抛在后面,官方计划将无法发挥其经济潜力。

这样的结果如同雪上加霜。与城市地区相比,农村经济的财政缓冲更弱,获得公共服务的机会也更少,现在又受到来自三方面的围困:新冠疫情、经济衰退和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此外,新冠疫情的连锁反应对女性的影响比男性更大,会对前者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健康负担。

复苏方案要想惠及农村妇女,关键是创造能够经受气候变化冲击的绿色产业就业机会,并培养农业和能源等部门的创业精神。在这方面,由妇女经营的中小型企业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政府只需微调复苏资金的分配方式和优先次序,特别是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资,数千万人的生活水平就会得到提高。在印度等人口规模大的国家,封锁、供应链中断和城市生计的丧失引发了人口向农村的反向迁移,这种调整将使更多人受益。

支持绿色能源是复苏计划的一个小目标。事实证明,在疫情期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具有很强的韧性。即使在交通和建筑等领域出现了延误,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仍然在大量涌现。例如,韩国最近宣布将投资430亿美元建设海上风电场。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2020年,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增长了近7%,但这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人们可能凭直觉认为男性和女性从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中受益的方式基本相同,但现实情况却非常不同。

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通常是女性在家庭中使用能源。但是能源系统并不是为她们设计的。在孟加拉国等国家,女性无法获得可再生能源,因为可再生能源被部署在公共市场等传统上男性活动的场所。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可以提供补助和软贷款等激励措施,在统一的大型能源网络覆盖不到的农村地区安装小型可再生能源系统。例如,在孟加拉国,基础设施发展有限公司(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为家庭太阳能系统提供直接补贴和小额信贷。

各国政府还应支持女性领导的企业,这些企业受到了疫情的严重打击。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在EmPower项目下开展、经联合国妇女署(UN Women)管理、并由瑞典政府资助的研究显示,由女性经营的小型企业受到了收入损失、现金流限制和吸引新投资方面的挑战。

由于孟加拉妇女往往在非正规部门的经济活动中更活跃,所以复苏资金对她们的支持程度不如男性。因此,各国政府应该在复苏计划中纳入对性别因素的考虑,以便有效地针对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第三个简单的解决办法是加大投资力度,提高妇女和边缘化社群的数字素养和技能。数字素养方面的性别鸿沟很大。中低收入国家的女性拥有手机的比例比男性低8%。2019年,全球只有48%的女性上网,而男性的比例为58%。

提高数字素养可以使妇女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家庭能源的购买、销售和跟踪使用越来越多地在网上进行,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国利用数字平台来汇总市场需求,并将消费者与能源供应商联系起来。更好地了解这些技术将使妇女——不论是小农户还是企业家——有机会利用(和扩大)现有的小规模能源生产市场。

这些举措还可能带来其他好处。例如,由农村地区妇女管理的可再生能源微型电网提供稳定、可靠的电力供应,将有助于为移动通信塔供电,使电信运营商能够扩大其覆盖范围。

根据不同性别有针对性的复苏计划将惠及政府和企业,而且亚太地区以外的国家也能从中获益。政策制定者将促进包容性经济发展,展示社会和环境管理能力,而企业将受益于新市场和越来越多愿意并有能力购买商品和服务的网民。任何人都不会被落下。

帕瑞米塔·莫汉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亚太区域办事处可再生能源项目管理官员。安妮特·沃格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亚太区域办事处性别与气候变化项目管理官员。

https://prosyn.org/kfX6bQ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