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南极点的不归路

波茨坦——最新卫星观测证实了两台独立计算机的模拟结果,那就是南极西部冰盖已陷入势不可挡的崩溃状态。地球现已进入气候变化不可逆后果的崭新时代。现在唯一剩下的问题是我们能否阻止类似状况在其他地方出现。

最新研究结果表明世界气候系统的关键部分尽管规模巨大但却极为脆弱,可能受到人类活动难以弥补的破坏。全球气温越高,南极洲其他部分达到类似临界点的风险必然也就越大;事实上,我们现在知道南极东部跟西部冰盖面积相仿、甚至更胜一筹的威尔克斯盆地很有可能也面临着同样的威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我们无法提前数十、数百甚至数千年合理预测某种人类活动的影响。核废料的影响仅是其中之一;人类燃烧化石燃料释放温室气体造成海平面上升所导致的全球变暖则是另外一种可能的影响。

事实上,最新发布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报告以一反常态的强硬语气表示,海平面“几乎毫无疑问”将在今后几百甚至上千年继续升高。此外,人类碳排放量越多,海平面升高的幅度也就越大。

但这并不符合南极洲所出现的最新情况。南极西部冰盖突然“跨过临界点”进入到一种全新状态,而并没有在全球变暖影响下呈现出可以预测的渐进性改变。阿蒙森海冰架下的少量融冰已将其地平线推到了被冰川掩盖的丘陵上,现在正处在一种“下滑”的状态。简言之,只消外部温度的一次剧烈变化就足以启动冰川内部的应激机制,到那时即便人类想要阻止也已经难上加难。

这种临界点是否是人类活动的结果目前尚不清楚——但在人类开始干预地球能量平衡前长达11,500年的全新世时期却从未出现过类似的改变。但这还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地球气候系统存在巨型组成部分——比方说南极洲西部三千万亿吨的冰盖——只消关键部位微不足道的升温就可能打破平衡状态。

这已经不仅仅是理论上的风险。观察和计算机模拟演算首次得出了一模一样的结论:南极洲西部巨大的阿蒙森海冰盖已经开始不可逆转的融化,此后的任何因素都无法阻止整个盆地逐渐融化成水。南极洲西部冰盖已经踏上了不归路。

因此我们现在必须关注其他地方相似的地形条件。如果威尔克斯盆地沿岸附近的“冰塞”融化或者断成冰山,那么盆地巨大的储水量终将流入大海。虽然没有人知道什么会破坏威尔克斯盆地的稳定,但我们可以肯定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进一步全球变暖会加大这样的风险。

海平面将会继续升高的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但我们仍可以通过控制我们造成的全球变暖来决定海平面以何种幅度和速度升高。气候变化是人类造成的,所以好消息是人类可以通过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来遏制气候改变。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虽然南极洲西部冰盖注定已难逃厄运,但我们仍可以保护南极洲东部的海洋冰盖。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趁早决定采取何种对策。目前的对策可能进一步威胁南极冰盖的稳定;让地球走上新能源之路是我们最好、也是最后的希望。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