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商品高价中的一线希望

    剑桥--当今基本商品价格猛涨道出了特别是西方政治人物不愿让我们知道的现代生活中的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世界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而且,随着亚洲和其他地方几十亿人口脱贫,西方消费者就得分享这些资源。还有一个真相就是,价格机制在分配自然资源上要比打仗好得多,而西方列强在上个世纪就为了争夺自然资源而开战。

    美国生物燃料补贴项目不得其法,正好表明了错误的应对办法。布什政府不仅不承认高昂的燃料价格是促进节能和能源创新的最佳途径,反倒为美国的农民提供巨额补贴用于种植生物燃料生产的作物。他们从来都不考虑这在用水和用地上都是极为没有效率的。

    而且,在碳氢化合物时代结束以前(我们没人会活到那一天),即使在最为乐观的情形下,美国和全世界还是主要依赖常规矿物燃料。最后还有重要一点,把大量农田分离用于燃料生产已经造成小麦和其他作物价格翻倍。好几个国家已经爆发了食品骚乱,现在是不是时候承认这一整个想法是一个用心良苦巨大错误呢?

    两位美国总统侯选人最近提议暂时取消汽油税,这也是一个错误之举。尽管这一提议意在帮助低收入人应付高涨的燃料价格,值得赞许,但是这并非明智之举。汽油税应该提高,而不是下降。让人难过的事实是,通过维持高油价,石油输出国组织在环境保护上要比那些想要延长在生态上难以维计的西方消费主义的西方政治人物做的要多得多。

    当然,不仅是石油价格高,金属、食物以及软木等所有基本食品价格都很高。在过去几年时间里,许多基本商品的价格都已经翻番。过去五年中石油价格上涨几乎400%。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全球经济繁荣要比现代历史上的任何一次都要强劲、长远以及更为广泛。

    亚洲首当其冲,但是过去五年拉丁美洲以及非洲取得了几十年来最佳的经济发展。范围广泛的基本商品短缺经常开始在长久的全球经济扩张结尾显现出来。在这一方面,本次繁荣也不例外。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某些政治人物还抱怨说投机者越发在复杂而又不断增长的市场中进行商品交易。这些市场可以让他们对未来新型市场的需求是否可能超过未来供应的增长进行投注。但是这为何不是好事呢?如果“投机者”由于认识到后人也将会需要基本商品就投注抬高今天的商品价格,这难道不是好事吗?今天的基本商品价格居高不下就意味着后人有更多的供应,与此同时创立激励让人们找到新的途径节制消费。价格高昂再一次帮助人类,这一途径西方政治人物连想都不敢想。

    当然,全球商品价格高涨对贫困问题产生了深远而又复杂、难以预料的影响。高涨的商品价格帮助了贫困农民以及贫困的资源丰富的国家,它们对城市贫民却是灾难。他们有些人要花一半或者更多的收入来糊口。

    解决办法其中之一就是对那些贫民的更高的生存代价予以补偿。长远而言,对化肥增加投入以及为促进自给自足的其他援助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银行、联合国甚至是布什政府都已经采取行动进行帮助,尽管与问题的严重性相比步骤不够大。当然,   人们应当注意到,如果资源丰富的非洲经济改革进展得如同亚洲那样,那么,高涨的基本商品价格时代就将会推迟一个世纪。

    但是目前,各国政府不仅不应该抱怨高昂的商品价格,而是应该保护最为贫困的人民,并且让价格飞涨敲响我们的警钟。西方消费主义还没有终结,但是高昂的商品价格明确地警告,当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开始消费全球更大份额资源的时候,人们需要做出巨大的调整。

    确实,当今天的全球经济繁荣不可避免地结束的时候,基本商品价格会轻而易举地下降25%,很有可能50%或者更多。西方政坛人物将会庆贺,而许多专家权威将会大松一口气,因为流向没有民主的发展中国家的钱将会减少。

    但是今天的商品高价时代不仅仅是一个应该在结束的时候忘记的恶梦。高价表明了全球化世界的资源短缺。那些熟视无睹、特别是通过阻碍市场力量的人正在犯下一个悲剧性的错误。

https://prosyn.org/axkPt2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