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扑热息痛的两难困境

惠灵顿-扑热息痛(在美国又名醋氨酚)是世界上最常用的药物之一。由于其安全性,它成为解热镇痛的首选药物。但是10年前,有人曾推测扑热息痛的使用可能会增加感染哮喘病的危险。有人认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儿童不再使用阿斯匹林转而使用扑热息痛可能正是导致那段时期儿童哮喘病流行的原因所在。

研究人员认为用扑热息痛替代阿斯匹林可能导致过敏免疫反应的增强,由此增加了对哮喘和其他过敏性疾病的易感性。从那时起,多项流行病研究报告了哮喘与在怀孕期间、儿童以及成年阶段服用扑热息痛之间的关联性。这些研究使人们认识到服用扑热息痛可能是引起哮喘病感染的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最近在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一项针对儿童哮喘病的大型国际流行病研究所得到的最新证据也支持这一推测。这项由国际儿童过敏气喘病研究组织所进行的研究分析了31个国家里的73个中心超过20万名六七岁的儿童。这些儿童的父母或监护人都完成了一份书面问卷调查。该问卷询问了有关哮喘、鼻炎(花粉病)和湿疹的当前症状以及几个危险因素,包括在孩子一周岁以前使用扑热息痛治疗发热的情况以及在过去12个月中使用扑热息痛的频率。

该项研究揭示了在孩子一周岁以前使用扑热息痛治疗发热与孩子长到六七岁时的哮喘症状之间的关联性。这种关联在世界所有主要的地区都存在,在经过对其他危险因素的调整后估计会使患哮喘的危险性增加46%。

研究人员还发现了六七岁儿童的哮喘病症状与此前12个月服用扑热息痛之间的关联性。同时还发现服用扑热息痛与严重的哮喘病症状之间也存在类似的关联性。可能因服用扑热息痛而产生的哮喘病在所有哮喘病中所占的比例大约在22-28%之间。

在一周岁以前以及六七岁时均服用扑热息痛的孩子被发现感染鼻炎和湿疹的可能性更高。这表明扑热息痛的潜在影响并不只限于气管,还可能对多个器官系统有影响。

该项研究并不涉及找出可能引发扑热息痛与哮喘(以及其他过敏性疾病)之间关联性的潜在机制。但是其他研究人员已经提出了多个似乎有道理的机制,这些机制主要指出了扑热息痛对人体抵抗氧化压力的能力的负面影响以及它能够潜在增强过敏免疫反应。

作者强调由于存在很多可能混淆这种关联性的潜在偏差,所以无法从对回顾性研究中确定其因果关系。比如,大家都知道婴儿时期的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如呼吸道合胞病毒(RSV)会增加该婴儿在儿童时期感染哮喘的可能性;而如果这个婴儿在同一时期也使用了扑热息痛,那么就会使研究产生混淆。

这项研究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关于对儿童的发热症状是否有益的争论,Fiona Russell及其同事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告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他们指出目前可获得的科学证据表明发热是对感染的一种通用、古老并且通常是有益的回应,大多数情况下对它的抑制所获得的可论证的益处即便有也是极少的。

相反,他们指出抑制发热偶尔会产生有害的影响,并且得出结论说不应该鼓励广泛使用药物来抑制发热。他们建议只能在高烧、明显的不适或者非常疼痛的情况下才能对儿童使用这种药物。

大家一致的看法是需要对儿童频繁使用扑热息痛的长期影响进行随即对照试验。只有那样才有可能对它的建议使用制定出有证据为基础的指导方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该项研究尚未得出明确的结果前,扑热息痛依然是为儿童解热镇痛的首选药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方针,它只能在儿童发高烧(38.5Co或更高)的情况下使用。

由于会感染雷氏综合征的危险,这是一种罕见但却非常严重的并发症。禁止在年幼的孩子身上使用阿斯匹林。扑热息痛依然是为感染哮喘的儿童或成人解热或镇痛的首选药物,因为阿斯匹林或其他不含类固醇的消炎药可能会使存在该症状的易感人群反复感染哮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