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诺贝尔奖的启示

阿尔·戈尔被授予诺贝尔奖是对大胆、有技巧、有先见之明的世界领袖就人为的气候变化危险向全世界发出警报的恰当的奖赏。与戈尔一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组织没戈尔有名气,但做出的贡献却一点不比他小。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IPCC)是联合国评估气候变化科学知识和向公众和世界决策者进行宣传的全球机构。它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有力地说明了三个问题。

首先,世界领先的气候专家和多数国家政府已经把气候科学推上了全球政策辩论的前沿。气候变化是个复杂的问题。了解这一主题需要具备很多领域的科学知识,包括气候学、海洋学、大气化学、生态学、工程学、政治学和经济学。没有哪个科学家或者国家团队能够单独完成这项任务。理解世界各地所发生的变化需要世界各国共同的努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从1988年成立以来,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已经网罗了世界各地最棒的科学头脑,来记录和解释人类引发的气候变化中所有已知和未知的现象。若干工作小组通过仔细审核科学刊物来起草报告。审核过程公开透明,并邀请政府派专家参与不同小组的工作,共同审查评论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的报告草案,并对该小组报告进行最后的批准。

这样的努力增强了准确性和信心。包括今年完成的“评估报告四”在内,每份重要的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报告都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取得显著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小组主席帕乔理的正确领导,帕乔理将代表该组织参加颁奖仪式。

启示二是整合科学家和政府努力的上述全球过程至关重要,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努力,电视广播就会被特殊利益群体兜售的无知和误导所充满。近几年来,埃克森等石油公司力图假扮气候变化并不真实存在,或者假装这种危险被过分夸大。埃克森和其它接受赞助的误导性新闻机构和团体都以“智囊团”的面目示人。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成功压制住了这些既得利益者。今天,埃克森美孚和其它大型石油公司在探讨上述事务的时候都更加诚实,也更有建设性。他们无法在不严重损害自身声誉的情况下长期地压制科学。

最后,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是对政府的当头棒喝,以美国为首,让各国政府对科学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加强重视。布什政府灾难性地无视科学真理。在政府中就职的空想家拒不承认或者忽视气候科学,把美国引上了一条不负责任的危险道路。今天,布什开始承认气候变化的重大危险,但他的政府仍然未能推出任何减少人为气候变化的现实性提案。

即使其它国家不像布什政府那样荒谬与独断,但多数政府实际上并不擅长理解科学问题。政府似乎为应对外交、国防、内部安全和金融等19或20世纪问题严阵以待,但却对应付可持续发展等21世纪的全新挑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能力利用先进的科学知识保护自己的国民,或者参与有关气候、水资源、能源、生物多样性等问题的全球谈判。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应该以三种方式对此做出回应。首先,我们应该在今年12月巴厘岛举行全球谈判之际严肃地看待对新气候变化协定的需求。只得到部分执行的软弱的《京都议定书》将于2012年期满结束,而世界需要建立力量更强的全新构架。这一构架要为2050年稳定温室气体排放设定强硬的目标,其中包括结束对热带雨林的滥砍滥伐、发展大里程汽车、向低二氧化碳排放的电厂过渡等协定计划。

其次,我们应该为其它全球范围的挑战启动像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这样的科学努力,其中包括全球生物多样性损失、沙漠化和海洋多度捕捞。在每个领域,公众和世界政府只模糊地察觉到全球危机的存在。政府已经签署了限制损失的协议,但并没有就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采取行动,其中部分原因是他们不了解背后隐藏着的科学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