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后的灭绝

    波恩amp#45;amp#45;全非洲的农民目前正在与一种来自亚洲的致命果蝇进行一场不平等的斗争。这一果蝇最早于2004年在肯尼亚沿海的蒙巴萨被发现。从那时以来,它已经横扫非洲大陆,灭绝了芒果和其他作物,并且破坏了人们的生计。

    为了对付这一果蝇,全球著名的东非ICIPE研究所最近前往斯里兰卡寻找天敌。研究人员现在已经确定了一种天敌。经过认真的筛选,研究人员认为将它释放到非洲的环境之中是安全的,而且有可能制服这一不受欢迎的入侵者。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这一先导性工作现在处于停滞状态,而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取得有效而对环境无害危机解决途径的希望也停滞了。亚洲国家、而且实际上是整个发展中国家根本就不允许出口其丰富而且在经济上重要的基因资源。

    于1992年签署的生物多样性公约保证建立一个基因资源获取和受益分享的国际机制。这将会让研究人员和各公司获得发展中国家的基因宝藏。作为回报,这些国家可以分享因此开发的产品利润。

    但是却难以斡旋建立这一获取和受益分享机制。而且在没有国际协议的情况下,在过去五年中,获取和受益分享越发减少。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会遭受巨大的经济、环境以及社会损失。

    这些损失包括没有抓住机遇,在制药、食物、基于生物的材料和流程以及类似由ICIPE分离出来的具有前途的生物害虫天敌等方面实现突破。损失还包括没有保护世界日益减少的野生物种以及快速衰退的生态系统。在维持生命服务的意义上,这些都价值数以万亿计美元。

    设计合理的获取和受益分享机制为贫穷国家提供了机会。这些国家拥有全球剩余基因资源的一大部分,可以开始为维持这些资源而接收报偿。这也将会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而发挥重要作用,而这一目标包括到2015年将贫困减少一半。

    5月20日到30日,190多个国家政府以及大约6000名代表将聚会德国波恩,参加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第九次缔约方会议。各国政府已经确定目标,到2010年最后期限时建立获取和受益分享机制。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确定了这一最后期限来大幅度降低生物多样性的损失速度。

    但是现在还急需在其他许多广泛的生物多样性有关的领域加快行动。实际上,根据联合国环境项目发表的第四期全球环境展望的数据,世界目前正在经历第六次物种灭绝浪潮,而这一浪潮大部分是由于我们未能管理自然资产而引发的。

  • 全球渔业储量的30%已经消亡,而1987年大约是15%。而且,被划归为过度捕捞的渔业储量的比例达到40%左右。
  • 从1987年以来,淡水脊椎动物的数量平均减少50%,而陆地和海上物种的数量已经下降大约30%。
  • 在加勒比海地区,超过60%的珊瑚礁受到泥沙、污染以及过度捕鱼的威胁。
  •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土地被转换到农业使用的数量超过以往的两个世纪。
  • 每一分钟,一千三百万公顷的热带森林遭到破坏,而这些森林包含了地球生物多样性的80%。
  • 在过去20年中,大约35%的红树林遭到破坏。

    但是,除了这些沮丧的事实,这一世界还充满了聪慧和富有朝气的管理活动。实际上,尽管海洋保护地建立的还很少,但是目前受保护领域占地球表面的12%以上。

    例如,巴拉圭直到2004年还是世界上砍伐森林最高的国家,现在其东部地区的砍伐率已经下降85%。由于斐济的禁止捕捞区域以及海上领域的良好管理,该国每年增加红树林以及龙虾等物种达到250%。伊拉克的沼泽地已经得以恢复,约旦和叙利亚的当地小麦变种也得到了保护。

    但是,尽管有了这些进步迹象,我们还是没有解决巨大的挑战,特别是把全球性协议转化到立法以及全国性和地区性的行动上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六个月前在巴厘,世界各国在气候变化上取得了突破。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道开始朝向2012年新的气候制度的路线图工作。我们必须同样致力于扭转生物多样性损失的速度。

    波恩生物多样性会议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遇来实现突破,包括获取和受益分享机制。不仅仅是非洲的果农,我们所有人最终都依赖于大自然的宝藏来实现繁荣以及我们自身的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