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地球工程的诱惑

新不伦瑞克——

我们要清楚地意识到:人造全球变暖确实存在。由于我们人类每年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碳,甲烷,煤烟以及其他物质,全球的平均温度在过去的50年中一直在上升。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虽然全球变暖下,北方国家可以在北冰洋解冻后开采矿物质,还可以开通西北航道,但是全球变暖对地球上的大多数国家来说是不利的。毕竟,这意味着海平面将持续升高,风暴将更强烈,洪灾将更频繁,干旱更长久也更干燥,热应激的后果更严重,海洋酸化(这会摧毁珊瑚及其他海洋生物),热带疟蚊和山松甲虫将会向北迁徙。此外,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的生活方式的话,我们的食物和水源供应将受到致命威胁——尤其是热带地区的食物以及亚热带地区的水源。

有关气候变化及其后果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都可以回答,但是我们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却由我们的价值观决定的——也就是我们认为重要的东西。我们有以下应对措施,无论是单个使用还是多个结合使用:1) 什么也不做(我们目前就是这样);2)减排(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3)尝试着适应变化中的气候;4)地球工程。

如果你拥有一家大的石油或煤炭公司,那么你的选择会是“什么也不做”。你会选择继续获取最大利润,而使用你们产品的消费者把大气当做是不用付污水处理费的下水道。然后,你会花钱支付那些公关公司以及假内行,试图让公众质疑科学,这样你就可以继续赚取利润,就像烟草公司最近声称吸烟是安全的一样。(确实,你有可能也会求助于同样的公关公司及假内行。)

但如果你跟我一样,想要最大程度地减少世界人民和其他生物所受到的伤害,那么你会选择减排,并且也会在必要的时候适应新的气候环境。至于地球工程,我们对此的了解还不多,无法作出决定。但是初步的研究表明,地球工程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大致上,有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行为被称为大气工程。第一种就是削减二氧化碳(CDR),也就是除去大气中造成全球变暖的主要气体。总的来说,这是个好主意。但是到目前为止,这种方法耗资太大,也没人设计出一种能分离二氧化碳,使其永久脱离大气的机制。

削减二氧化碳的建议还包括种植能使用化学物质捕捉二氧化碳的人工树木,然后把二氧化碳排入地底或者海洋底部;种植快速成长的树木,然后把它们埋在地底;为海洋注入铁质,帮助浮游生物更快成长,然后希望这些生物能沉到海底。实践表明第三条注入铁质是不可行的,而且可能会严重破坏整个海洋生态系统,而前两条则正在试验中。

另一个地球工程的想法是太阳辐射管理(SRM)。这个想法就是发射反光板到太空阻挡阳光,用太空船向云层喷洒盐雾,使天空更明朗,或者在平流层布满硫酸云,就像火山爆发偶尔造成的那样,通过这些行为,以达到冷却地球的目的。但是火山爆发的现象让我们知道,虽然平流层的云层确实会降低地球的温度,也可以阻止冰川融化和海平面的上升,但是它也会摧毁臭氧层,造成地区性的干旱。

平流层太阳辐射管理方法还有其他的一些潜在问题。例如,它无法阻止海洋酸化。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法决定地球应该保持怎样的温度。而恒温器到底由谁来操控呢?

如果俄罗斯和加拿大希望地球变的更暖,而濒临沉没的印度洋和太平洋岛屿想要降低地球温度,那该如何处理呢?如果这些科技被用于军事目的,抑或这些科技主要由大型跨国公司掌握的话,这又该如何解决呢?你会喜欢天空不再蔚蓝(但是会有美丽的红黄色日出),或者永远都看不到银河吗?如果我们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继续制造平流层硫酸云的意志或手段,那么地球温度将迅猛上升,比现今的温度上涨速度还要快。

所有的这些都意味着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我们必须想办法量化地球工程所带来的好处,风险以及所需的成本,然后通过这些,与其他降温方法对比,以便我们能作出有依据的决定。太阳辐射管理在地球面临紧急情况的时候可能有用——比如说,持续的气候变暖迅速加快冰盖的融化及海平面的上升,或者排入大气的甲烷及二氧化碳加速了冻土带的融化,导致大气暖化速度加快。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是地球工程并不是解决全球变暖的灵丹妙药。就目前来看,这种方法似乎更危险。因此,我们必须大力行动,努力把我们的经济模式转型到后碳时代。与此同时,我们也要为数十亿没有足够食物,水源以及教育的贫困人口着想,使他们能够改善生活。

如果我们能对现今二氧化碳排放对地球造成的损失贴一个价格标签的话,那么把经济转入后碳时代,避免这些损失,这无疑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经济发展机遇。只要各国政府开始将世界往这个发展方向推动,那么我们就很有可能不用地球工程也能拯救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