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胜儿童杀手

日内瓦—调查一下人们对儿童最大两个死因的看法,他们几乎会异口同声地说是疟疾和HIV。而事实上,造成最高死亡人数的是肺炎和痢疾——“被遗忘的杀手”,它们每年要夺走200万条最脆弱的生命。

这两种疾病加起来占了5岁以下儿童死亡原因的29%。这比HIV和疟疾加起来高一倍多,相当于所有其他传染病、伤害和其他新生儿急性病之和。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尽管统计数字如此令人震惊,但更令人惊奇的是肺炎和痢疾完全是可防的——只要措施得当,极有可能在2025年将它们的致死人数降至零。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目标。

本月,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了一个旨在加快已有干预措施、组织全球力量的雄心勃勃的新计划,即全球预防和控制肺炎和痢疾统一行动计划(Integrated Global Action Plan for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neumonia and Diarrhea),该计划的目标是使肺炎致儿童死亡率下降至千分之三以下,痢疾相关死亡率下降至千分之一以下。这将在事实上结束每年200万儿童死于可防疾病的历史。

对其他任何传染病或全球健康威胁来说,达到类似的降低致病率和死亡率目标不啻奇迹。但是,对肺炎和痢疾来说,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可以达到,因为我们已经知晓应该怎么做。

比如,出生后六个月内非完全母乳哺育的婴儿因痢疾致死风险会增加十倍,因肺炎致死风险会增加十五倍。类似地,基本卫生条件(比如改善洗手方式和获得清洁水源)和加强营养也可以极大地降低风险,很多时候只要简单的教育计划就能达到目标。

免疫也是一种高效方式。比如,接种轮状病毒疫苗的儿童可以抵抗一种导致5岁以下儿童37%的痢疾死亡的病原体,从而每年能可以拯救450000条生命。类似地还有肺炎球菌疫苗,肺炎球菌疾病每年造成一半的肺炎相关疾病死亡。

加在一起,这些干预措施可以大幅降低肺炎和痢疾发病率;问题在于,它们往往难以抵达最危险的儿童,比如生活于极端贫困或世界最穷国家最偏远社区的儿童。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全球统一行动计划。

这两种疾病的共同原因和风险因素很多,预防战略和干预措施以及诊所、社区和学校治疗实施平台也大同小异,因此将它们并在一起解决是个好主意。但是,要想让偏远地区儿童受益,我们的努力必须大大地扩大规模。

到目前为止,这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至少在免疫阵线是如此。轮状病毒和肺炎球状菌疾病疫苗产生才刚刚十年。在过去,新疫苗平均需要15年时间才能到达发展中国家,且其价格远非最需要它们的人群所能负担。

这就是我的组织——GAVI联盟创立的原因之一:帮助加速新疫苗的普及,并让它们为发展中国家所能负担和获得。通过我们独一无二的公私业务模式,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协助增加疫苗的供应,同时降低其价格。事实上,自2006年以来,轮状病毒一秒价格下降了67%,每针价格已在2.5美元之下,而肺炎球菌结合疫苗的每针价格已经下降了90%至3.5美元。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降价在拯救数百万儿童生命和实现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的千年发展目标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并将继续扮演重要角色。到目前为止,GAVI帮助各国的1300多万儿童接种了肺炎球菌疾病疫苗,500多万儿童接种了轮状病毒疫苗,并提出了在接种率低于70%的国家强化行动的计划。

所有这些都不意味着我们不再会面临重大障碍。但我们所知道的的关于免疫的一个要点是,我们可以让它普及到每一个人。被消灭的天花就是如此,小儿麻痹症也是如此(今年全球发病率不足100例)。当前的挑战是在我们的救命疫苗上依样画葫芦——特别是针对最大儿童杀手的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