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lark7_MARKKU ULANDERAFP via Getty Images_climatechangeprotestkids Markku Ula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可持续发展始于儿童

纽约—去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上,青少年气候活动家格雷塔·桑伯格警告,“我们的房子着火了。”她尖锐的话语——指责成年人面对吞噬地球的熊熊烈焰而无所事事——让满屋子的全球领导人鸦雀无声,激励了世界各地的年轻活动家,并且凸显了将青少年置于建设美好未来的全球行动核心的极端重要性。

气候变化正在发生。这一点在澳大利亚近期史无前例的森林大火中表现得显而易见,这场大火导致1,800万公顷林地被烧毁,约10亿只动物死亡。同样反应这种现状的还有印度2019年袭来的热浪,几十年来,当属此次热浪最为强烈,而且持续时间也最长。同时全球变暖也导致了全球范围内登革热的蔓延,这是一种以蚊子为媒介的病毒传播。

但即使我们躲避灾难的能力已经耗尽,全球气候行动仍然没有获得所需的推动力量。正如桑伯格和其他年轻活动家所强调的那样,我们的孩子将在此次失败中首当其冲,因为他们所继承的星球越来越不友好。

气候变化并不是我们令孩子们失望的唯一领域。以儿童及其监护人为目标的掠夺性商业营销正在加剧不健康产品的广泛消费,其中包括酒精、烟草、电子烟和加糖饮料。与母乳代用品不当使用有关的全球经济损失——与智力下降、肥胖、糖尿病和其他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增加相关——总额约为3020亿美元左右。

儿童是我们最为宝贵的财富,他们应当拥有长寿、健康和有效率的生活。为确定如何确保他们做到这一点,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柳叶刀杂志最近组建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我和塞内加尔国务部长阿瓦·玛丽·科尔·塞克共同主持——邀请了40位儿童健康福祉方面的专家参加。

就像该委员会报告——“世界儿童的未来?”——所指出的那样,趁人们年轻时对他们投资是关键因素。有证据表明,饥饿儿童健康状况较差、教育效果不佳,而且成年后收入也不高。遭受暴力的儿童更有可能施予暴力。相反,得到适当营养、合理照顾和高质量教育的儿童长大后会成为健康高效的公民,而且据预测,他们抚养属于自己的健康、高效子女的能力也会越高。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简言之,投资于今天的儿童会带来终身乃至代际收益。这样做所产生的价值是属于全社会的。例如,1973~1979年印尼实施的一项学校建设计划的确有助于提升今天的生活水平和税收。

对儿童投资的回报水平非常高。在美国,投资于学前教育计划的每一美元都被证明能带来每人7~12美元的社会收益,体现在攻击性行为减少和教育成就的提高。在中低收入国家,每投入一美元用于妇幼保健可以带来11美元的收入。

但我们进行此类投资不应仅仅是基于数据。如果我们都不能保护孩子们的未来,那么我们的人性用什么来衡量?

世卫-儿基会-柳叶刀委员会呼吁从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到民间社团和社会组织的各级领导人将儿童置于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核心位置。这需要具备长远的眼光,需要总统和总理确保拨付足够资金用于所需计划,并支持各部及机构部门间的有效合作。

各部门都可以在建设适合儿童成长的世界过程中发挥作用。例如,交通事故是导致5~29岁儿童和年轻人死亡的头号杀手,这意味着迫切需要采取干预措施,改善道路安全状况。同样,因为40%的世界儿童生活在非正规定居点——其特征是过度拥挤、获得服务难以及面临火灾和水灾等危险——因此住房改革至关重要。

有些国家已经认识到,增加对儿童公共投资有多重要。在我的祖国新西兰,杰辛达·阿登总理政府已经提出了一项“开世界之先河”的福利预算,该计划将民众——尤其是包括儿童在内的社会最弱势群体——放在首位。该预算案拨款几十亿美元用于精神卫生服务、消除儿童贫困以及采取措施解决家庭暴力。

但我们的报告显示,新西兰继续排放过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保持在实现2030年目标和遵守巴黎气候协议所需水平的183%左右。其他富裕国家——包括挪威和韩国——在帮助今天的儿童获得繁荣方面完成得同样出色,但他们同时继续排放过多的二氧化碳,导致很难确保明天的儿童也能实现这一目标。与此同时,一些不那么富裕的国家——比如亚美尼亚、哥斯达黎加和斯里兰卡——正按照2030年排放目标的要求完成任务,同时在确保儿童健康、受教育和安全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

“我不想要你们的希望,”桑伯格对达沃斯的世界领导人说。“我希望你们惊慌失措…并采取行动。”她是对的。如果我们要把一个可持续的未来留给桑伯格这一代,以及他们的后代,我们的领导人必须立即勇敢采取行动。这就是遗产的构成。

https://prosyn.org/yThtKi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