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 Images/UIG via Getty Images

养鱼业的未来

纽黑文—海鲜需求正在迅速增长,这一趋势在本世纪都将一直延续。要满足这一需求,唯有依靠海产养殖。但是,尽管新一代海产养殖对生态来说远比此前更加友好,但能源消耗量也大幅增加。如果增加的能源不是清洁的廉价能源,那么新海产养殖技术就无法服务于环境和气候目标大局。

在一定的限度内,海鲜需求上升是一件好事。鱼肉比猪肉和牛肉效率更高,因为它们只需要较少的投入就能产生等量的蛋白质。因此,随着全球肉类消费不断增加,通过海洋获得可观比例的肉类很有意义。

另一方面,海鲜需求不断增加也带来了严重的生态风险。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目前有近三分之一的全球鱼肉存量是通过不可持续的捕捞水平收获的,这意味着野生种群恢复的速度赶不上捕捞速度。而由于野生种群承载力无法满足需求的增加,更多的鱼肉必须通过养殖获得。

因此,海产养殖已成为人类消费鱼肉生产的首要模式。但和捕捞一样,养殖也会带来生态风险。养殖系统常常在海边或内陆河湖附近,会破坏自然栖息地,产生氮污染,给饵料鱼存量造成过度压力。比如,养鱼已成为东南亚红树林流失的主要原因。

但即便考虑到这些保护挑战,水产养殖仍然是满足未来需求的唯一选择。因此,水产养殖业现在所选择的道路将给多年后的环境造成深远影响。

从短期看,养鱼场确实可以变得更加清洁。一些负责任的生产商已经引入了新技术治理污染,比如通过摄像机来监控饵料消耗,将贝类和海草等滤食动物投入系统中。也有一些厂商尝试用植物蛋白代替鱼肉,以降低对饵料鱼的依赖,或通过新生物技术,以更加可持续的方式生产饵料鱼。但只要这些养护系统位于沿海或淡水环境中,就会继续造成栖息地损失和生态破坏。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因此,从长期看专家总体提供了两条出路:陆基再循环系统和离岸水产养殖。两种方法都能降低水产养殖所造成的负外部性,让未来鱼肉生产变得可持续。

在第一种方法中,养鱼场将从海洋转移到循环水产养殖系统(RAS)中,鱼类生活在通过水泵、加热装置、通风装置和过滤装置管理的室内水箱。这一方法的最大优势之一是其适应性:RAS几乎在所有地方都可以使用,不管是市中心还是废弃猪圈。

但更有利的是这些系统可以几乎实现百分百的用水回收,这就解决了海洋污染问题。因此,游说团体海鲜观察组织(Seafood Watch)最近给所有RAS水产贴上了“最佳选择”标签。

另一个选择是把水产养殖往相反的方向——远海迁移。离岸系统利用海洋的力量,用深水和强海流让过多的养分和排泄物远离敏感的海岸生态系统。因此,它们不需要机械水泵或过滤装置(尽管机械化围栏最终会留在海洋中)。

在美国,水产养殖业已经开始朝RAS生产发展。比如,一家挪威企业刚刚宣布计划在缅因州建造一座新的巨型陆基三文鱼农场。而挪威加州夏威夷都有离岸项目。但这两种系统都仍是利基市场,而不是常规模式。

采取更加清洁的水产养殖方法的主要问题是水产养殖属于能源密集型业务。在陆基系统中,过滤和换水、分散等自然过程都必须通过机械来完成,这需要大量电力。在法国等低碳电网完善的国家,这未必是个问题,但在新斯科舍(Nova Scotia)等严重依靠煤炭的地方,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类似地,离岸养殖场的运输和维持也需要化石燃料,在发电船或低碳液态燃料变得更加可靠之前都将是如此。尽管公海水产养殖所需化石燃料比商业捕捞更少——并且可以利用太阳能、风能和潮汐能等可再生能量源——但和传统渔场相比仍属于能源密集。而即使新型养殖系统能够克服目前的运营和监管挑战,也还将遇到最大的障碍——难以获得廉价的低碳能源。制药化石燃料仍占全球能源消费的大头,新一代水产养殖的环境收益就无法实现。

许多行业都是这样。如果不全方位使用更清洁、更廉价的能运,就无法实现更广泛的环境和气候目标。当前的能源技术——包括核能和可再生能源——仍然无法满足能源需求。与此同时,水产养殖业需要进一步投资和开发创新,以实现可持续道路——不管这条路在陆上还是在海上。

http://prosyn.org/eb8jRzp/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