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ri dish Darren Hauck/Getty Images

拒绝农业基因驱动

拉各斯—一开始,农商巨头接管我们的土地,用合成农药、化肥、专利种子和转基因作物破坏我们的粮食体系。现在,这些企业又变本加厉地推出了“基因驱动”,这是一项刻意设计的侵略性技术,能在全部群体或物种间传递基因物质。因此,非洲的土地、生物多样性、权利和粮食供给目前正面临新的严峻威胁。

为了迎接今年的世界粮食日(10月16日),非洲粮食主权联盟(AFSA)——一个由非洲54国中的52国的农民组织组成的网络——与全世界其他数百位活动领袖一起,反对基因驱动技术。我们已经要求联合国和其他多边组织实施全球禁令,阻止这些生物技术进入环境,特别是农业环境。

基因技术被称为“基因压迫器”(genetic forcer),因为它真的能将基因工程特征压迫到昆虫、植物、真菌和其他生命的全部群体。这个曾经的转基因作物末日情景——有害转基因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不受控制地传播——有可能成为有意为之的战略。

特别是,研究者已经创造出 “自私转基因”,能够自动地在两种昆虫中间传播。通常,有性生殖生命的后代有50%的机会继承父母的基因。但在基因驱动下,概率可达近100%,这意味着其所有后代都会携带这一特征。

显然,基因驱动是对自然系统的一大威胁。进入环境的话,它们可能会改变食物链,消灭传粉昆虫等有益生物,破坏原来的农业生态行为和文化。

基因驱动背后的研究者才刚刚开始考虑实验室创造的基因行为与理论模型预测的行为相悖的后果。但你无法排出一种可能,不孕基因可能会进入为作物授粉或作为鸟类、爬行类甚至人类食物的物种。你也无法排除人工基因令有益天然基因“瘫痪”,甚至导致新疾病爆发的情景。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基因驱动开发者花了数百万美元将这项技术包装成实现宏伟的健康和保护目标的速效药,包括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所列出的那些目标。在我所在的西非地区,科学家从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目标疟疾”(Target Malaria)项目中获得数百万美元,积极地寻求将基因驱动蚊子释放到野外(此前已进行了一次经生物学改造但没有基因驱动的蚊子试验)。

不消说,西非地区有很多人感觉到我们就像是实验室中的老鼠,被用在了一场可能摧毁非洲农户养活自己和社区的能力的实验中。此外,这场实验可能是一场双重弄巧成拙实验,因为营养不良将提高死于疟疾的风险。致力于农业生态活动非洲农民——以及AFSA、非洲父系血统保护联盟(COPAGEN)和Terre À Vie等组织——出于对健康和环境的担心,正在领导反对转基因蚊子田野实验的运动。

为阻止疟疾传播而设计的基因驱动蚊子根本上是一场公共关系赌博,本地社区并没有对这是事实视而不见。真正的终极博弈是农业。据ETC集团和海因里希·玻尔基金会(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的新报告《推动农场》(Forcing the Farm),即使是基因推动界的领导人物,也默认了他们正在开发的技术将更多地用于农商企业,而不是其他部门。

毕竟,基因驱动有望改变整个工业农业的业务模式。生物技术公司不但改变着农民收获的作物,现在还要试图控制农业生态系统中每个组成部分的基因图谱,不管是传粉昆虫还是杂草和害虫。比如,一些研究者想用基因驱动生物,在几代之后渗入和消灭整个害虫物种。

农业组织,如加州樱桃协会(California Cherry Board)和美国柑橘研究协会(US Citrus Research Board),接受了基因推动可以作为万灵丹的说法,与世界首家农业基因推动公司Agragene Inc.进行合作。当然,主要农商企业——孟山都-拜耳、先正达-中国化工、陶氏杜邦(现为Corteva Agriscience)以及Cibus——都潜伏在基因推动政策讨论中,在科学家和公共关系顾问见一下,保持低调。

一些基因驱动支持者宣称,基因驱动生物可以与有机农场等农业生态方法相容。但不要搞错了:基因驱动农场堪称用工业方法从事农业的集大成者,过不了可持续性检验。因此,它因为基于“粮食主权”原则的农业生态模式而被越来越多的当局拒绝。后者受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支持,要求农民彼此共享已有的知识和种子,并保护本地生态系统。

下个月,来自190多个国家的代表将在埃及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参加第十四次生物多样性公约各方会议(联合国生物多样性会议)。届时,他们将考虑是否要叫停基因驱动,确保这些技术在社区采用之前充分征询农民和土著的意见。但愿国际社会能够坚守其保护粮食供给和全世界农民权利的责任。

https://prosyn.org/k6O7HQ6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