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特朗普的气候变化反社会人格

纽约—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不但对世界极其危险,更是一项反社会的决定。特朗普这是蓄意加害他人而毫无悔意。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哈雷(Nikki Haley)特朗普相信气候变化,但这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特朗普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厚颜无耻地威胁地球。

特朗普的这一宣告纯属虚张声势。一个全方位对世界所有国家对称的全球协定,在特朗普的吓唬下,反倒成了骗人的反美阴谋。世界其他国家一直在“嘲笑我们。”

这些疯话是十足的妄想、彻底犬儒主义或深切的愚昧。也有可能三者兼而有之。就应该这样认为。

在特朗普宣布要代表“匹兹堡,而不是巴黎”后,匹兹堡市市长立刻宣布特朗普绝对没有在代表他的城市。事实上,匹兹堡已经成功地从污染严重的重工业经济转变为先进的清洁技术经济。它也是卡内基梅隆大学所在地,卡内基梅隆大学是世界著名的创新和信息技术中心,能够为促进向零碳、高效、平等、可持续的增长的转型——或者简单地说,就是迈向“只能、公平、可持续”的经济的转型——起到巨大的作用。

特朗普的决定,根源在于两大极具破坏性的发展趋势,首先是美国政治制度的腐化。特朗普的决定其实不是他单枪匹马做出的。它反映了国会共和党领导层的意愿,包括22名一周前致信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员,他们在信中要求他退出巴黎协定。

这些参议员,以及他们的众议员同道,受到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指使。石油天然气行业在2016年的选战中贡献了1亿美元献金,其中90%给了共和党候选人。(事实上,总数肯定远远不止1亿美元,但许多资金无从追踪。)

第二个破坏性趋势是特朗普及其亲信幕僚的思维扭曲。他们用毫无现实根据的“另类事实”支持自己的偏执又恶毒的观点,目的就是要给其他人造成伤害,或至少对其他人受到的伤害无动于衷。“巴黎协定”,特朗普叫嚣,“妨碍了美国经济,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赢得外国资本和全球活跃分子的赞誉,他们长期将自己的财富建立在我国的痛苦之上。”

真是疯了。巴黎协定是193个联合国成员就合作实现世界能源体去碳化,从而减少气候灾害(如海平面上升好几米、极端风暴、大旱和其他全球科学界所发现的威胁)的问题一致通过的协定。其中一些威胁已经在地球上较脆弱的局部显露无疑。

巴黎协定要求各个国家承担自己的“共同但有差异的责任”。美国的差异责任源自一个事实,即,到目前为止,美国是全世界累计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因此,美国对于气候变化的“贡献”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而目前美国人均排放也要高于其他任何一个大国。巴黎协定没有迫害美国;相反,美国需要承担让地球保持宜居的最大责任。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数据,美国占1850—2013年间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高达26.6%的比例。而如今美国人口仅占世界的4.4%。简言之,作为人均排放量一直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数倍的国家,美国欠全世界一个气候正义,而不是反过来。

以国际能源署(IEA)《2016年能源统计数据报告》的2014年最新数据为例。全世界能源和工业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平均每人4.5吨(IEA的数字是72亿人,总共324亿吨),而美国的排放量接近这一水平的四倍,为16.2吨每人(3.2亿人,52亿吨)。特朗普大谈巴黎协定偏袒印度,但他没有承认印度人均排放量只有1.6吨,是美国的十分之一。

特朗普还不满于美国对绿色气候基金的贡献额(还取笑这个基金的名字)。他抱怨说,美国已经拿出了超过10亿美元,而没有向美国和全世界人民解释10亿美元相当于每个美国人拿出了3.08美元。事实上,该基金预计在多年时间里可以从美国获得100亿美元,人均下来也只有30.8美元。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全世界需要迅速果断地行动起来迈向低碳能源系统,从而到世界中叶结束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这不是针对美国的行动。这是一项全球当务之急——对美国、中国、印度、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加拿大和其他化石燃料富裕国家是如此,对化石燃料进口地区,如欧洲、日本和大部分非洲国家也是如此。幸运的是,替代技术是存在的:太阳能、风能、地热能、水电、海洋、核能和其他低碳能源资源。

还有一个简单的事实:美国经济庞大、富裕、化石燃料密集,它所造成的全球气候变化远甚于其他任何国家,因此它必须接受帮助我们所有人摆脱危险的责任。在最低限度上,美国应该积极地与世界其他国家合作。

相反,特朗普的反社会行为,以及他身边的腐败和邪恶力量,导致他们完全蔑视位于人造灾难边缘的世界。下一场人为造成的气候灾难应该命名为特朗普台风、伊万卡超级风暴和贾雷德大洪水。世界不会忘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