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148_Frederic ScheidemannGetty Images_russiagas Frederic Scheidemann/Getty Images

俄乌战争会刺激贸易多样化吗?

发自米兰—构建抗冲击能力近几年来(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已然成为了人们的口头禅,但提升经济安全和推动多样化的行动进度却一直很迟缓。不过这种情况可能会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有所改观。

在二战后这几十年间,全世界的经济参与者都对构建相对开放全球经济这一基础广泛的国际承诺抱有相当大且不断增加的信心。与各国经常为确保自身经济利益而发动战争的更遥远过去不同,当今的政策制定者很少会担心因为某些武断决定或政治动机而无法连接关键资源或市场。他们可以将自身关注点限制在诸如不断变化的供需条件或是剧烈价格波动等经济问题上。

但新冠疫情期间全球供应链中的紧张、摩擦和堵塞动摇了这一信念。价格和市场并不是决定疫苗分配的主要因素,此外中国、美国和其他国家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外国(尤其是其竞争对手)科技企业设置了极高的市场准入障碍。

在更广泛意义上,经济和金融制裁已经成为外交政策的首选武器,尤其是对美国来说。因此制裁构成了西方国家对乌克兰危机的主要反应就不足为奇了——特别是考虑到俄罗斯有可能将北约对乌克兰的任何直接军事干预视为宣战。美国和欧盟迅速行动起来,将数个俄罗斯大型银行排除在了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之外,进而切断了它们的国际交易,如今还冻结了俄罗斯中央银行的资产。

在俄罗斯经济已是摇摇欲坠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很清楚地认识到一个国家的经济安全取决于它与贸易伙伴的更广泛关系,而这种关系必须是相当可靠且可预测的。这就带来了严重的短期挑战,特别是对处于严重依赖俄罗斯能源进口的尴尬地位的欧盟来说。

目前欧洲近40%的天然气都由俄罗斯供应,而失去这一供应的恐惧大大限制了西方对俄罗斯入侵行为的经济回应。比如有几个欧盟主要国家最初都反对将俄罗斯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就算最终决定要排除时也只有“选定的”几家银行受到影响。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得依赖欧盟继续购买其天然气。因此,或许西方武器库中最强大的经济武器就是欧盟无法在动用时不对自身造成严重损害的那一件。其结果类似于世界长期赖以遏制核攻击的“相互保证毁灭”原则。

正如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上周承认的那样:“这些天发生的事件表明我们近几十年来未能实现自身能源来源和供应商的更加多样化是多么不明智。”尽管与能源无关的制裁无疑是严厉且仍然可以继续收紧的,但事实上欧洲在能源方面似乎已经被逼到了墙角。无论如何,任何制裁的代价——包括将俄罗斯隔绝在全球市场之外并使其失去获取产品和技术的渠道——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决定在何种程度上支持俄罗斯。

如今欧洲领导人将不得不应对即将到来的情况。但是为了在一个日益动荡的世界中加强自身的长期安全,各国还必须在其外交政策战略中构建经济抗冲击能力——通过多样化。

在能源问题上欧洲可以效仿日本,因为后者也完全依赖进口化石燃料。日本从中东几个国家购买石油,从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卡塔尔、俄罗斯、美国和其他国家采购液化天然气(LNG)形式的天然气,其中澳大利亚的市场份额最大(27%)。如果欧洲的能源来源能与日本更为相似,那么目前俄罗斯-西方的博弈回报结构就会大不相同,欧洲也有能力通过能源相关惩罚措施去让俄罗斯承担不对称的成本。

多元化的价值会随着人们所面临的各类相对不相关的风险的量级而增减。有人会指出这种多样化的成本很高,特别是因为它会拉低效率。但虽然在一个稳定且低风险的环境中这些成本可能是不值得的,但我们并没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在当今世界里多样化的成本大大小于潜在——以及很可能出现的——破坏性成本,而在存在一些重大部分不相关风险的情况下多样化则是最好的策略。

这可不仅适用于进口。鉴于市场进入渠道可能被切断——中国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各国也应努力使其出口市场多样化。虽然很难用多元化策略完全规避掉美国或中国这样的大经济体,但各国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当然,最紧迫的当务之急是用多样化来避开那些不可预测的贸易伙伴。虽然跟那些已经订立明确交往规则且有可能保持稳定的伙伴打交道所蕴含的风险要小得多,同时也减少了多样化的好处,但各国应避免过度依赖任何伙伴(无论多么稳定),尤其是在气候变化相关破坏性风险不断增加的情况下。

同时必须指出的是,必要的多样化水平——即在发生危机时能增强国家经济安全和谈判地位的水平——不太可能作为一个纯粹的市场结果出现,因为市场参与者没法全面体会到因此带来的经济和战略利益。尽管市场参与者认识到了这类风险且不会拒绝同时实现市场和供应源的多样化,但它们的努力只会停留在一定程度。

有鉴于此,公共政策和国际协调必须在推进这一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所幸当前政策制定者有强烈的动机去采取各类必要步骤,但他们的紧迫感能否一直持续或是会随着感知到的威胁程度下降而消退,这还有待观察。

https://prosyn.org/p56yE7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