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饥饿的再思考

罗马——世界亟待解决营养问题。虽然实现发展中国家营养不良比例减半的千年发展目标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营养不良问题依然持续普遍存在同时又非常棘手。归根结底,解决这一问题不仅要提供更多食物;减少营养不良的有效努力还必须确保人们可以吃到某些特定的食物类型——这些食物类型为他们提供健康、有效生活所需的营养素。

1945年来粮食产量增长了三倍,而粮食供应人均增长了40%。仅过去十年,占世界蔬菜产量四分之三的亚太产地产量就已增长了四分之一。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尽管粮食供给不断扩大,每天至少仍有8.05亿人在忍饥挨饿,其中7.91亿人在发展中国家生活。季节性或间歇性缺粮的人数更多。超过20亿人不得不忍受“隐性饥饿”——即缺乏一种或多种微营养素。

饥饿和营养不良影响成年人的健康和效率,破坏他们的学习和工作。此外,营养不良还妨碍儿童的身体和智力发育,导致更容易出现疾病和过早死亡。有四分之一的五岁以下儿童因营养不良导致发育迟缓。

充足的营养对生命的前1000天(从受孕时算起到孩子第二个生日为止)是极为重要的。但即便在那以后,饥饿和营养不良将继续影响儿童存活至成年的机会,更谈不上实现其全部潜力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世界很多地方都在饥饿盛行的同时伴随着肥胖程度的上升。超过15亿人体重超重,其中三分之一被划入肥胖范畴。心脏病、中风和糖尿病等非传染性疾病在上述人群中尤为高发。

与大众看法相反,肥胖与粮食过剩的相关性往往低于多样均衡及廉价的饮食不足。因此国际社会所面临的挑战是确保充分消费恰当种类的食物。

这意味着建立对民众需求更敏感的粮食体制,特别是针对那些受社会排斥且经济边缘化的民众。母亲、儿童、老人和残疾人最容易受到营养不良的侵害,因此在终结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工作中应当受到重点照顾。

为确保今天的努力惠及子孙后代,改善全球粮食体系的战略必须以环境可持续发展为重。具体地讲,世界领袖必须重新评估现有的粮食生产流程,关注对自然资源造成的过度压力,表现为大量消耗淡水资源、侵占森林、退化土壤、耗尽野生鱼类资源及破坏生物多样性。更有甚者,粮食存储及运输基础设施的缺乏进一步加剧了损失。

当然,有必要在生产营养充足的食品和保护环境间取得合适的平衡。以畜牧生产为例,肉、蛋、奶等很多食物来源于畜牧生产——它丰富了发展中国家食物的品种,同时有数百万人以此谋生。不可持续的生产体系,加之世界某些地区的过度消耗和浪费,在气候变化、疾病传播和营养平衡等领域后果非常严重。

但有了坚定的政治目标,全球粮食生产体系可以实现转型。显而易见必须确保所有与粮食相关的计划、政策和干预措施认真考虑营养和可持续性。同样,与粮食相关的研究和开发应着眼于推动营养丰富食品的生产及确保农业系统多样性。提高水、土地、化肥及劳动力资源的利用效率并尽可能控制不利影响是保持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

授权地方团体改善饮食结构的干预措施同样重要。这需要开展全面的公共卫生和教育活动、推行提高应变能力的社会保障措施及推动就业和创收的计划。

最后,生产者和经销商需要支持和鼓励推进现有体系的转型。毕竟,不能以损害农民生计为代价来实现向可持续发展过渡。

加强营养能够带来经济效益。各种形式的营养不良每年通过减少产量及增加开支致使全球经济福利下降约5%。据估算,控制微营养素缺乏的成本/效益比可接近1:13。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将召开的罗马第二届国际营养会议将通过改善政策及增进国际团结为所有人提供制定政治目标加强营养的历史性机遇。不对粮食、营养和可持续发展进行必要的投资无论从道德还是经济效益方面都说不过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