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不要对全球变暖充满恐惧

马尔默——9月26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IPCC)将提交23年中第五份、也是最新一份评估报告的摘要。虽然IPCC并不完美——它众所周知曾经预测喜马拉雅冰川将于2035年消失,其实冰川消失的年份更有可能是2350年——但一般情况下IPCC的众多专家仍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全球气候变暖这一棘手问题的最可靠的信息。

大规模泄露已经让报告内容为外界所知。并且因为已经有过四次先例,人们已经对报告的政治作用非常熟悉。但因为20年来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努力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果,这次也许应该探索新的策略。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新报告的基本结论是全球变暖切实存在,而且大多可以归咎于人类活动。报告花费大量篇幅表述这样一个观点:IPCC现在对1950年来全球升温的半数以上由人类引起这一结论更有把握(把握性已经从2007年的90%达到95%)。但这仅仅证实了我们早已知道的结论——燃烧化石燃料释放二氧化碳,进而导致地球温度升高。正像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气候学家安德鲁·德斯勒在推特上所说的那样:“即将发布的IPCC报告主旨:‘和我们2007、2001、1995、1990年报告并没有多少差别…”

具体地讲,6月份的报告草案显示出与早期报告“类似”的温度上升,到本世纪末的升温幅度约为1.0-3.7摄氏度。IPCC目前的海平面上升预测采用了3-20厘米的冰川响应模型,由此得出世纪末预计升幅提高40-62厘米——明显低于很多环保主义者、甚至某些媒体大肆宣扬的海平面上升1-2米的惊人而夸张的数字

同样,IPCC通过降低所谓气候敏感性预测下限数据导致气温升幅降低。目前有关人类活动导致1950年来飓风和干旱事件的确定性同样在降低。2007年报告上述确定性达到50%以上;而现在则下降到不足21%。

但是这些适度合理的结果无疑将在危言耸听面前碰壁。很多人将仿效一个名叫乔·罗姆的博主,乔公然宣布“这份极端保守而且从一开始就已经过时的报告忽视了最新的科学证据,”乔继续宣称温度上升5º C海平面上升6英尺(1.8米)。罗姆和其他人在2007年IPCC报告发布后曾经做出过类似的评论,声称更惊人的最新研究成果并没有被包括进去。

全球温度近10-20年来几乎并未升高是IPCC更大的问题。需要说明的是,这样的放缓并不意味着没有全球变暖——这一趋势是无可否认的;但变暖程度的确是个问题。

值得称道的是,IPCC承认“该模型在过去10–15年的地表变暖趋势中并不总能推算出实际观测到的降幅。”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模型近几十年的数据都出现偏差,它对整个世纪预测的准确度就值得怀疑。

和1980年来的实际升温幅度相比,32个顶级气候模型(也就是所谓的CMIP5)的平均超估率达到71-159%(见图)。自然气候变化机构一项新的研究表明目前的主流气候模型过去15年超估的温度升幅达到300%多。

今年的几项研究显示大西洋或太平洋的自然循环可能导致温度升幅放缓,周期性因素导致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升温幅度大,而今天的全球变暖步伐已经放缓或者停止。全球变暖或许切实存在,但过去可能有所夸大,而今天又可能估计不足。

研究结果凸显了IPCC一贯坚持的事实:只有超过半数的升温是由人类导致的,但在公开讨论中人类的作用常常被夸大为全部。IPCC强调气候变化的确是问题;但报告中并没有媒体大肆渲染的典型的末日场景、没有危言耸听、也没有自然科学家要求削减X%碳排放、或者给予太阳能电池板大笔补贴。

叫嚣采取行动的游说势力和拼命挖掘坏消息的媒体几乎肯定将淹没IPCC的理性研究。事实上,尽管IPCC根据其自身原则本该定义为政策中立机构,但其负责人拉金德拉·帕乔里却通过强调“人类已将世界气候系统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和我们或许需要借助某种“碳排放成本”完成“从化石燃料的过渡”来公开煽动民众的狂热情绪。

因此报告发布的结果可能还会和从前一样:四处宣扬恐怖的场景,之后是政治家许诺巨额碳减排和代价巨大的政策,但其实对气候变化几乎没有影响。

也许我们应该尝试改变现有状况。我们应当接受全球变暖切实存在。但我们也应该承认现有政策代价巨大,却没有多少作用。漫长的87年中每一年欧盟都将为目前的气候政策支付2500亿美元。耗资近20万亿美元后,本世纪末的气温将下降难以觉察的0.05ºC。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现有的绿色能源技术仍然成本过大、产出过小,难以撼动传统能源地位。坚持采购这些不是方案的方案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我们需要投资绿色能源研发以扩大规模降低成本。当太阳能和其他绿色能源可以经济地替代现有能源,我们就能够轻松解决全球变暖问题。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