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光有可再生能源是不够的

新德里—4月22日,在纽约联合国,世界领导人签署了去年12月在巴黎达成的全球气候协定。从最富裕国家到最贫穷国家在内的一百九十五个国家同意将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目标则是不超过1.5℃。他们还承诺做出“各国自主确定贡献”(INDC)以限制或减少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这是一个重大成就,但还远远不够。

事实上,即使INDC目标实现,世界的最终变暖幅度将达到前工业化水平个以上2.7-3.4°C 。要将升温幅度限制在2℃以内,2030年排放量就必须比INDC的目标水平减少30%。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考虑到在此期间经济发展所需要实现的重大跨越,这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在本世纪结束前,我们应该让全世界人民——也许当时已经超过一百亿——实现目前只有最富裕的10%人口所享有的生活水平。这意味着能源消费量的巨大增加。比如,如今普通非洲人的能源使用量只有普通欧洲人的十分之一。到2050年,我们必须在让能源相关排放在2010年水平的基础上减少70%,而要实现2060年净零排放,则需要进一步减少。

实现这些目标需要能源生产率(每单位能源消费量所产生的收入量)每年至少改善3%,并且能源供给迅速实现去碳化,零碳能源比重每年至少要提高一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需要大大加快国家措施。在过去十年中,能源生产率每年只能提高0.7%,零碳能源比重每年只能提高0.1个百分点。此外,即使INDC得到充分实施,两大指标的年增长率也只能分别到达1.8%和0.4%。

在一个关键领域已经出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发电。自2008年以来,太阳能发电成本下降了80%。在一些地区,新供电合同的定价为每千瓦时0.06美元,太阳能电已经具备与煤电和天然气电的充分竞争力

从现在到2030年,INDC意味着可再生发电容量增速比化石燃料发电容量快四倍,其中70%的新可再生能源投资将发生在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这一投资需要电池技术的加速进展与之配合,或者其他匹配电力需求和间歇性供应的工具。但毫无疑问,到本世纪中叶,世界能够建立起高性价比的零碳电力系统。

但零碳电力尽管非常重要,仍然不够,因为电力目前只占全球能源消费的20%。全球能源体系需要更加广泛的变化。

目前几乎完全依靠液态化石燃料的公路运输和航空业占了能源总消费的30%。这些活动的去碳化要求电力化或使用氢能或生物燃料。这完全是可能的,但需要时间。

建筑取暖是另一个需要发生重大变化的领域。在这方面,零碳电力取代基于化石燃料的能源的更广泛的使用将形成重大影响。但其他重要机会尊在于设计和建设能源效率大大提高的建筑和城市。到2050年,世界城市人口预计将增加25亿,抓住这一机会十分重要。

但是,重工业所用能源是常常被忽略的挑战。金属、化工、水泥和塑料等材料是现代经济的重要基石,它们的生产工艺难以电力化。因此,去碳化可能需要应用碳捕捉和储存技术,同时新设计的建筑材料可以降低碳密集投入品的需求。

考虑到这些挑战,在未来一段时间,化石燃料毫无疑问仍将在运输和重工业中起重要作用,即使它们在发电领域的作用日益衰减。此外,即使是在发电领域,新兴经济体的INDC仍表明将出现煤电和天然气电的重大投资。从总量看,INDC表明,到2030年,煤炭仍将占全球发电总量的35%。

但这一煤电水平可能与2℃以下的目标不相容。此外,由于煤电和天然气电电厂动辄持续50年或以上,这些投资要么将导致排放量达不到气候目标要求,要么导致重大资产减记。

现在的挑战是找到一条经济上可行的方法让新兴经济体能够满足其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同时又确保世界满足气候目标。在技术上,这是可行的。但这需要许多风马牛不相及的行动方共同行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政府需要扮演关键角色,但许多现有化石燃料能源公司和部署或开发新技术的新晋公司也能起到重要作用。非政府组织能够帮助辨别需要的政策、问责政府和公司。个人消费者也很重要,因为他们的行为构成了能源需求。

所有这些行动方的背景、经济利益和观点各不相同,但它们都必须充分了解信息,参与到这场认识到未来一切复杂性和挑战的争论中。共同目标是明确的:建设一个能让全球气温保持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2℃以内的低碳经济,同时为一百亿人口以上的世界带来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