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英国的天然气选择

布拉格—去年6月,英国地质调查局公布了世界最大的页岩气田。位于兰开夏郡和约克郡地下鲍兰德页岩(Bowland Shale),其页岩气蕴藏量比美国最大的两块气田——巴涅特页岩(Barnett Shale)和马塞勒斯页岩(Marcellus Shale)加起来还要多50%。

英国一直拒绝加入液压致裂法革命。但开采鲍兰德页岩能让英国经济再次启动,并大幅削减二氧化碳排放。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与此同时,英国国会批准了严格的新措施,以便在2020年前减少碳排放,目前,最大的二氧化碳削减项来自未来七年将离岸风能电力增加800%以上的计划。但离岸风电价格昂贵,以至于其补贴至少是常规电力交易成本的三倍,甚至比太阳能电力还高,而后者在英国从未获得优势。对于最小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英国将付出沉重代价。

这只是当前气候政策严重偏离现实的一个例子——英国绝不是个例。我们专注于无甚大用——但成本高昂——的绿色政策,这让我们感到好受,但忽略了甚至积极地抑制着能大量减排、经济上也划算的政策。

就拿关于绿色经济的三个基本论点来说吧。它们是气候变化、能源安全和就业。就这三方面而言,液压致裂都拥有优势。

如果英国的安排获得十足的成功,那么离岸风能可以在2020年产出该国电力总量的10%,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22百万吨或5%。但成本也颇为壮观。英国每年至少得付出80亿美元用于补贴这一效率先天不足的技术。

再来看鲍兰德页岩的机会。如果到2020年英国对鲍兰德页岩储气量的开采强度达到巴涅特页岩和马塞勒斯页岩现有水平的三分之一,结果就会大不相同。

天然气对环境的友好远胜于煤炭,而就全世界和英国来看,煤电仍是电力的主要形式。每千瓦时电力二氧化碳排放量,天然气只有煤炭的二分之一弱,而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炭黑、一氧化碳、汞和微粒粉尘的排放量,天然气更是少得多。如果英国向国内外出售页岩气以取代煤炭,将极大地降低当地空气污染程度,并减少全球碳排放量170百万吨,即英国碳排放量的三分之一强。与此同时,页岩气生产不会产生每年80亿美元的成本,反而能给英国经济带来100亿美元的增加值。

类似地,一个经常提及的观点是绿色经济会提升能源安全,因为绿色能源能使一国不再依赖化石燃料进口。但即便风能再多,也只能在边际上改善能源安全,因为英国仍必须进口与从前同样多的石油(风能取代的大多是煤炭,很少能取代石油)和天然气,即仍必须依赖俄罗斯。对于更接近俄罗斯影响圈的国家,比如波兰和乌克兰,这一依赖就更加明显了。

但英国可以极大地改善其能源安全,因为它所拥有的天然气储备足以覆盖半个多世纪的天然气消费总量。此外,英国产量的增加能拉低国际价格,让页岩气资源较贫乏的国家也更加安全。当然,任何每年能增加100亿美元而不是减少80亿美元财富的国家,其处理未来问题的境况都会得到改善。

最后,绿色经济支持者承诺了过多的绿色就业岗位。但经济研究令人信服地证明,尽管补贴可��买来就业增加,但最终需要用增税来筹资,造成其他部门同样数量的岗位缩减。

比较而言,页岩气在美国创造了约60万个就业岗位、增加了1000亿美元的GDP和近200亿美元的公共收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前的全球气候政策市不可持续的,英国关于提振离岸风能的承诺只是最新的例子。萧条的经济负担不起为了少排放一吨二氧化碳而付出350美元代价,而在欧洲市场上,同样的减排,成本可以低50倍左右。页岩气可以让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成本再降低七倍,同时还能实际帮助欧洲步履蹒跚的经济

尽管页岩气并非终极解决方案,但它更加绿色。在良好的监管下,未来十年页岩气可以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和改善生活条件方面为全世界做出最大的贡献。无法承担的不明智的补贴不可能带来绿色经济;能带来绿色经济的是为降低成本而投入的研发投资,以使绿色能源最终能够胜过天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