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人民的气候

柏林—9月21日的人民气候游行(People’s Climate March)是方兴未艾的全球气候运动的分水岭,共有400,000多群众走上纽约市街头。但纽约只是冰山一角。从阿根廷到澳大利亚,166个国家的人民参与了2,800多次集会和示威。两百万活跃分子通过在线请愿要求政府100%采用清洁能源。自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Copenhage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以来,虚拟气候激进主义走进了现实世界。这是为什么?

人民担心气候变化的影响,也知道问题在于化石燃料。他们开始认识到,强大的利益集团正在阻挠朝向清洁能源的必要改变,他们已不再相信政府的所作所为足以保证地球的未来。这不仅反映在创纪录的参与人数上,也反映在参与者的多元化上——城市活跃分子、土著群体、不同信仰和政治观点的人,以及最令人瞩目的不分老少的人。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今天的人民自然而然地会把气候变化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教师要求学校依靠可再生能源运转,妇女支持健康农业,老奶奶要求让孙子呼吸清洁空气,工会希望绿色岗位转移,市长想要高能源效率建筑投资。

哥本哈根会议失败五年后,政府终于需要负责任地行动了。本周,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主持的气候峰会旨在让团结政府、商业和公民社会领袖齐聚一堂,为气候行动增加动力。峰会的目标是为各国政府在2015年的巴黎谈判气候协议创造有利条件。此外,尽管联合国不能强制领导人履行所许下的承诺,但峰会激起了群众示威,将政治聚光灯回到了气候变化挑战——在政府采取可信行动前,恐怕一直会如此。

自2009年以来的一个变化是对气候变化影响的担忧日益加深。在此期间,纽约人遭遇了飓风桑迪(Hurricane Sandy),台风海燕(Typhoon Haiyan)摧毁了菲律宾。全球各地的气候记录继续频频被打破。光是在2014年,澳大利亚人遭遇过热浪,巴基斯坦人遭遇过洪水,中美洲人遭遇过干旱,而南极洲西部冰盖崩塌更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因此,全球争论从行动成本转变为不作为的成本。而尽管气候破坏成本令人震惊,但科学研究表明阻止气候变化的成本是可控的。

这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增长中一览无余。人们希望得到清洁能源,技术不难获得并且有利可图,而在数百万人缺少可靠电力的情况下,可再生资源的出现不啻久旱逢甘霖。自2009年以来,全球风能和电能产能增长了两倍,可再生能源现在提供着世界电力供应量的五分之一强。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事实上,全球新增电力的第二个兆瓦全部是绿色能源,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比例在2030年可以达到50%。清洁能源是一个局面改变因素,因为它将权力之上的电力(power over power)还给了人民,对化石燃料业构成了直接挑战。显而易见,环境变化斗争的下一阶段是取消一切给化石燃料业的补贴。

本周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可能不会影响国际气候协定谈判进程。但它让人们的关注点回到了应有的目标:真正的人民要求政府的真正变化。公民已经证明他们是有担待的,也是会发出声音的。人民气候游行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