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制造科学的不确定性

数十年来,烟草行业制造的不仅是香烟。在不遗余力地营销烟草产品的同时,他们也发动了一场成功的公关攻势,旨在令其产品致命性和毁灭性的特点模糊化。虽然许多吸烟者很晚才发现该行业如此劣行,但在法律诉讼中发现的档案表明该行业一直协同发力攻击公共卫生科学及科学家,以规避政府监管。

很少有比弄清人类疾病的成因更为复杂的科学挑战了。例如,科学家们不能将有毒化学物质注入人体来观察什么样的剂量能导致癌症。相反,他们必须利用已经发生的“自然实验”进行研究。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确切地说,在实验室里,科学家们用受控试验状态下的动物来探究毒性介质的作用。但是,就如流行病学证据一样,实验室研究有许多不确定性,科学家们必须从特定的研究证据开始用外推法进行因果判断,并推荐预防措施。绝对的确定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但无论如何,许多关于病因的科学“不确定性”并非真实的,而是人为制造的。多年以前,一位烟草公司的管理者不智地向报界透露了该行业假情报攻势的口号:“怀疑是我们的产品”。50年来,烟草公司雇用了一大批科学家来支持(有时甚至发誓)他们不相信有决定性的证据表明抽烟导致肺癌的观点。

比较不为人知,但却如出一辙的是相关行业质疑铅、汞、氯化烯、铬、铍、苯和多种杀虫剂及其它有毒化学物质对健康的不利影响的研究的劣行。污染者和危险产品制造者雇用专家为他们做所谓的“产品辩护”,吹毛求疵,肢解所有结果可能威胁到他们利益的研究。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不会否认疾病与暴露影响之间有联系,但却很快会宣称“证据是非决定性的。”

这些行业已经明白了通过在科学的不确定性(以及进一步研究的需要)上纠缠就可能避免公共政策的辩论。这样做可以将保护人们健康和环境方面的必要支出延迟多年。

当今,最广为人知的(也可能是有最雄厚财力支持的)制造科学怀疑的攻势是由化石燃料行业发动,旨在驳斥科学家们对气候变化相关问题的研究。面对强大的世界范围内对人类活动影响全球变暖的科学共识,该行业及其政治盟友就效法烟草行业的策略。

当Frank Luntz,一位著名的共和党政治顾问在2002年将一份战略备忘录交给他的客户时,这种攻势的证据就浮出水面了。Luntz坚持说“科学辩论仍然是开放的。选民们相信科学界对全球变暖的问题还没有达成共识。一旦公众开始相信科学问题尘埃落定,他们对于全球变暖的观点也会随之改变。”

与其通过坚持科学的不确定性来拖延或防止监管的企图相提并论的,是污染者和有害产品制造者们推动“垃圾科学”运动的努力。这项运动的意图是通过不分青红皂白对威胁到自身利益的科学家及其研究进行讥讽,从而影响公众舆论。“垃圾科学”的倡导者们声称许多用于监管和法律领域的科学研究(甚至研究方法)都是根本上有缺陷的、矛盾的或不完整的。

每一位大学公共卫生专业的一年级学生都学过John Snow是如何阻止了伦敦的霍乱流行。在1895年9月的连续十天里,有500多个伦敦人死于霍乱,Snow用城市地图将所有发生霍乱病例的家庭的位置标注出来。他发现从某一特定水源取水的伦敦人罹患该病的风险最高。所以他建议将从该水源抽水的水泵上的把手卸掉。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通过采用当时能够获得的最好的证据,成百上千的伦敦市民免受了死亡威胁。如果伦敦的政府官员执意要绝对的确定性,那么这场疾病可能会继续肆虐30年,直到霍乱病菌被发现识别为止。

制造科学不确定性使大众健康和保护大众健康及赔偿受害者的计划都处于危险之中。到了我们回归首要原则的时候了:运用现有的最佳科学,但不要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苛求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