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扑灭印尼大火

马尼拉—每年,森林火灾都会肆虐印尼,造成巨大的环境、社会和经济破坏。今年的火灾是近20年来最大的,毁掉了三百万英亩土地,导致估计高达140亿美元的农业、森林、卫生、交通和旅游业相关损失。

也许更值得警惕的是其其后影响。印尼已经成为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之一。拜火灾所赐,今年9月和10月日平均排放量比正常水平高出十倍多。光是10月14日一天,火灾碳排放量就高达61百万吨——占当天印尼全国总排放量的近97%。结果,今年的火灾——发生在目前正在巴黎进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前几周,全世界领导人计划在巴黎会议上完成限制碳排放的全球协议——彰显出印尼及其发展伙伴急需尽快行动解决这一地区和全球灾难。若非如此,气候变化将变得更加难以治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印尼反复发生无法控制的大火的原因是焚林开荒种植棕榈油作物的常规作业,部分因厄尔尼诺造成的长期干旱则是助推因素。印尼1999年基本森林法(Basic Forestry Law)和2014年造林法(Law on Plantations)等法律加大了治理故意放火的执法力度,这起到了一些效果,但还需要做更多的事。

原因很简单:印尼的大火不是典型的森林火灾。印尼的土地富含泥炭——一种变煤过程中的高密度有机物。当泥炭被点燃时,火焰在地表以下蔓延,几天乃至几周后才从另一处喷出。此外,和煤炭一样,泥炭储存了巨量的碳,当土地被焚烧、清理、放干以作种植之用时,这些碳就释放到大气中。

火灾规模之巨反映出当局所面临的执法挑战之困难。对农民来说,用火来开荒比其他方式便宜得多。此外,农民除了种植棕榈油作物或木材作物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生计。因此,每一个旱季都有越来越多的土地被烧掉。

而每一年争议都会扩大。今年据估计有7,500万人受到影响,仅印尼一国据信就有500,000人罹患与火灾有关的呼吸系统疾病。

五个重要措施——它们在印尼都处于激烈争论中——有助于防止火灾。首先,应该撤销开发泥炭地的许可,如果发生火灾,应该撤销地主的特许权。此外,应该通过地方社区执行停止新的毁林开荒行为的措施。

下一步是重新湿润泥炭地和恢复被毁泥炭地森林,然后是建立早期预警系统监控森林火灾。最后,印尼应该在私人部门的支持下建立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制度。

地区合作也能带来巨大的推动作用。印尼和马来西亚加起来占了世界棕榈油市场的85%,两国已同意成立棕榈油生产国委员会(Council of Palm Oil Producing Countries)以协调标准、促进生产活动的环境可持续性。

在此基础上,消费者和市场还需要向直接或间接支持刀耕火种式农业的公司释放信号。2014年印尼棕榈油承诺——五家主要生产商承诺采取更加可持续的方案,阻止森林砍伐、尊重人道和社区权利、创造股东价值——是一个良好的模式。

小农需要获得不同于刀耕火种的农业方法以增加他们微博的收入。显然,有必要采取包括保护、恢复、可持续生活方式投资和机构改革在内的综合土地管理方针。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另一个日益形成的共识是需要为可持续生产和处理农产品建立更广泛的行业标准。多边发展机构,如亚洲开发银行能够帮助提供支持以确保制度、能力和市场进入方案能够以改善遵守情况的方式推行。改善土地使用规划、形成森林保护激励、促进低碳土地使用方面国家和地方监管改革也必须获得支持。

印尼坚定地致力于清洁、可持续的发展。最近印尼承诺在2030年前通过单边措施让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29%,在国际支持的帮助下减少41%。扑灭印尼森林火灾将是满足这些目标的关键。为了地球的命运,我们都应该拿起水桶帮助印尼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