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heed3_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_georgieva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一个气候一致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是什么样的

发自马累——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批准现任总裁克里斯塔琳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连任五年。这是一个在关键时刻取得的可喜进展。2020年代对于控制气候变化和实现多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来说堪称“成败攸关”的十年,而她的第二个任期则会在这十年结束前结束。

格奥尔基耶娃在使基金组织与这些目标保持一致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她在基金组织决定承认气候变化是其机构任务中的一个重要宏观问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她的领导下基金组织出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气候变化战略;创建了其主要气候融资工具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基金;并通过其旗舰出版物和研究促进了围绕这一事务的全球对话。

但现在需要更大胆的领导。作为唯一负责维护全球金融和财政稳定的多边机构,基金组织的作用对于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格奥尔基耶娃可以在第一任期所取得进展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做好以下四件事:让基金组织承诺与巴黎协定保持一致;确保基金组织拥有充足的财政火力;提升易受气候影响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发言权;动员国际社会支持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工作。

第一项任务最为重要。基金组织的所有计划——不仅仅是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基金这类明确以气候为重点的计划——都需要开始推动低碳发展。至关重要的是这意味着要避免那些将使各国在净零未来中陷入停滞的、与化石燃料密集型增长路径高度绑定的情境。基金组织的所有工作都必须符合包容性增长和发展的模式(包括从自然资本和生物多样性中产生价值的那些)。同样,基金组织的监督工作(涉及所有国家而不仅仅是借款国)应帮助各国政府确定实现其发展和气候目标的最佳方式。

但是,仅仅使基金组织的融资和运营与巴黎目标保持一致是不够的。随着各国政府今年就新的气候融资目标进行谈判,基金组织应帮助政策制定者确定潜在的融资来源并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的宏观经济维度。这将需要新的思维,因为有证据表明碳定价并不足以产生支持净零转型所需的资源。基金组织提供的可靠分析将有助于促进全球就如何能最高效地实现国际和国内公共融资——无论是借助税收、碳边界调整机制收入或是其他渠道——达成一个共识。

其次,格奥尔基耶娃必须确保基金组织本身拥有充足的融资火力。正如她之前所警告的那样,世界越来越容易遭受各种冲击,而且其中许多冲击都会对宏观经济产生深远影响。在这种令人苦恼的新环境下,基金组织的业务和资产负债表必须根据成员国保持韧性的需要进行调整。虽然基金组织董事会在去年12月批准将成员国份额(出资额)增加50%,但这远远低于满足最脆弱成员国对外融资总需求所需的267%增幅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同样,向净零排放转型将从根本上改变许多国家的经济状况,尤其是那些长期依赖化石燃料出口或税项的国家。基金组织应跟踪这些趋势并随时准备支持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实现有序低碳转型。

第三,格奥尔基耶娃有特殊的责任去确保那些气候脆弱经济体能参与基金组织的决策。这些经济体更可能会寻求基金组织的帮助,因此它们对基金组织的工作方式拥有发言权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截至2022年10月,脆弱二十国集团(Vulnerable Group of 20)在基金组织中仅拥有约5%的投票权——尽管其人口总量占世界总人口的17%。

脆弱二十国集团的一个主要诉求是“让债务为气候服务”。这意味着要修改基金组织的债务可持续模式去将紧迫的投资和支出需求纳入其中,并确定每个国家为满足这些需求需要付出的代价。这种做法意味着要从常规那种以紧缩为基础的措施转向更加注重资源调动的战略。

可以肯定的是,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最近增添了第三个非洲席位的做法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进展。但归根结底去年的第十六次份额总检查错失了一次平衡投票权的机会。鉴于基金组织从未有过来自欧洲以外的总裁,要想让那些气候脆弱经济体相信基金组织真正代表它们的利益就必须进行根本性的治理改革。为此格奥尔基耶娃应支持目前要求将脆弱二十国集团承认为基金组织正式政府间组织所做的努力。

最后,由于格奥尔基耶娃无法单独开展这些工作,基金组织董事会必须支持她聘用更多来自不同学科和背景的工作人员并为其提供经费。额外的资源将使基金组织能够扩大与各国的直接接触并确保国家政策能符合当地情况。与其他国际机构的协调也很重要。比如世界银行可以帮助利用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基金有限的资源调动更多资金,特别是用于《气候繁荣计划》(Climate Prosperity Plans)等韧性构建项目。

在她的第一个任期内,格奥尔基耶娃成功将气候变化树立为基金组织的核心任务。现在她必须证明该机构能够在这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关头应对气候危机带来的挑战。

https://prosyn.org/KbRGbm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