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kintosh3_Getty Images_green banking shomos uddin Getty Images

银行和绿色飞跃

华盛顿—许多人希望——也许带着一点天真——去年参加秋天格拉斯哥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COP26) 的全球领导人将大大加快国际和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措施。并非如此。各国政府在甲烷排放森林砍伐和向电动汽车的转型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其他必要的行动——尤其是更加雄心勃勃的国家承诺和计划——又被推迟了一年。

世界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按照目前的趋势,我们还有十年时间就将耗尽全球碳预算,达到不可逆转的连接点,突破 1.5 摄氏度的全球变暖限制。政府和科学家警告说,要想让子孙后代拥有一个宜居的未来,就绝不能超过1.5摄氏度的变暖限制。

那么该做什么呢?作为重中之重,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应向银行收取其污染性的化石燃料投资组合的实际价格,从而永久性地让激励措施有利于为绿色转型融资。

国际能源署(IEA)已经明确指出,新油气田的开采和开发必须停止。 IEA 还警告说,如果要到 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进而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安全水平,世界就不能建造任何新的燃煤电厂。

收紧化石燃料项目融资的资本要求有助于我们实现这一目标。具体而言,应要求银行为一切新的化石燃料贷款支付“一对一”的资本费用——这是一个由投资者、学者和民间社会团体组成的国际联盟的最新提议。此外,监管机构应对现有化石燃料贷款征收资本费用。这笔费用将取决于融资活动的性质,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

以这种方式改变银行的投资激励将对他们的战略和投资组合产生直接和快速的影响。政策制定者采取这些简单但重要的步骤可以令资本监管与各国央行间 日益增长的国际气候共识保持一致,许多央行现在已经接受,其使命中包含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隐含要求,以帮助确保金融稳定。

For just $1, you can unlock a three-month trial subscription to PS Digital.
PS_Digital_1333x1000_Trial-Offer_June-7-2024

For just $1, you can unlock a three-month trial subscription to PS Digital.

With your trial Digital subscription, you would enjoy full access to our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the full PS archive, and all of the newest insights from PS contributors on economics, politics, and more.

START YOUR TRIAL NOW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目前正在考虑监管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风险。这些技术专家需要采取行动,让气候污染者付出代价,从而突出停止新的化石燃料贷款的绝对必要性。

当银行游说者声称这些措施成本太高时,适当的回应是:“与什么相比?”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气候建模师,其估计五分之一的国家可能会因生物多样性丧失而面临生态系统崩溃,预计到2050年,未能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所导致的损失将达到全球GDP的18%。欧洲经济可能收缩 10.5%。这个代价——数万亿美元、无所作为和拖延的温室现实——高到无法承受。

相比之下,随着投资者日益避开化石燃料而导致的资产搁浅和不良贷款问题,管理起来要容易得多。大多数银行将能够吸收这些损失,调整业务,加速绿色转型。如果有些银行因为“全押”于化石燃料而无法做出转变,那么国家监管机构需要建立“坏账银行”,减记资产负债表上真正的有毒资产,进行重组。它们以前就进行过类似的干预,可以再做一次。

世界各地的银行可以也应该扩大和加速绿色转型。光靠政府没有资源来支付净零转型。但政府和银行监管机构协同行动可以改变金融部门的激励结构。这将有助于将大量资金转导向必要的项目,以确保有足够的能源供应来替代化石燃料。这些新项目将提高生产力,促进增长,使经济摆脱长期停滞,开启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工业转型,我称之为绿色全球化2.0

绿色全球化可以带来一个更可持续、更有韧性、更公平、更宜居的未来,不仅对人类,对地球上的所有物种都是如此。我们知道需要什么。银行监管者应该大胆采取行动,帮助银行和经济在为时已晚之前实现绿色飞跃。

https://prosyn.org/2mMWIg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