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国家支持的绿色革命

伦敦—关于构建绿色未来的讨论往往着重于改进从可再生资源生产能源的需要上。但这只是第一步。改善储存和释放能源的机制——当太阳不再照耀,风不再吹或电动车在移动时——也很重要。而与流行的见解相反,公共部门领导着通向有效方案之路。

自20世纪90年代锂电池(电子消费品中常见的可重复充电电池)实现商业开发以来,足够有效地储存和释放电能从而让可持续能源资源成为化石燃料的可靠替代品一直是令人心焦的挑战。比尔·盖茨和伊隆·马斯克等企业家富豪对克服这一挑战的尝试一直是热门媒体预测的焦点。那么,要多少亿万富豪才能改变一块电池?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最后的答案是零。本周,美国能源部下属高级能源研究计划局(ARPA-E)主任艾伦·威廉姆斯(Ellen Williams)宣布该机构已经打败了亿万富豪。她说,ARPA-E已经找到了“电池的圣杯”,能让我们“创造全新的电池技术方法,让它起作用,并且在商业上可行。”

威廉姆斯赞扬了马斯克的成就,与此同时,她认为他们的方法与马斯克截然不同。马斯克一直着迷于大规模生产“令人振奋的强力电池技术”。相反,ARPA-E追求的是纯粹意义上的技术创新:“创造新方法做”东西。他们“相当自信地认为”他们的一些技术“有可能远远胜出”。

对许多人来说,这一发展令人惊喜。毕竟,长期以来私人部门一直被认为是经济中最重要的创新源。但这一观点并不完全准确。

事实上,历史上伟大的创业家往往站在创业国家(entrepreneurial state)的肩膀上。已故的苹果公司创始人兼CEO史蒂夫·乔布斯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但让iPhone变得“智能”的每一项技术都是国家投钱开发的。因此,盖茨只有国家能够以ARPA-E等公共机构的形式领导能源突破之路。

一个关键点是认识到不是作为政府的国家扮演着这一角色;而是创业国家在行动,建立市场,而不只是调整它们。采取任务导向方针和实验自由——认识到失败是难免甚至值得欢迎的学习过程特点——的国家更加能够吸引顶级人才和追求彻底创新。

但是,当然���引领绿色革命绝非易事。要想成功,公共部门必须克服艰巨的挑战。

以ARPA-E为例,该机构成立于2009年,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该机构基于成立已久的高级国防研究计划局(DARPA),尽管才刚刚成立,但已经表现出很大的前途。此外,奥巴马和其他19位世界领导人在去年12月的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做出承诺,将绿色能源研究公共投资提高一倍,ARPA-E似乎必然能够获得令人振奋的资金支持。

但ARPA-E仍然缺乏(比如)DARPA所拥有的创造和影响新市场的能力。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该机构所处行业仍在早期阶段。尽管风电和太阳能电即使的发展在20世纪70年代获得了巨大的推动,但两者仍面临市场和技术不确定性。已有的能源基础设施保留了强大的先发优势,而市场尚未给予可持续性充分的估值或为浪费和污染公平定价。

在这一不确定性面前,企业部门在风险最高、资本最密集的投资已经完成之前,或在出现清晰的系统性信号之前是不会进入市场的。因此,政府必须果断行动,做好必要的投资并提供正确的信号。

关键是,政府还必须建立保护机制以确保创业国家能够从它们的努力中获得合理的回报比例。在过去,这可以通过税收溢出效应(tax spillover)实现。但20世纪50年代NASA(最著名的国家支持创新范例)成立时的最高边际税率与现在相去甚远。(当时最高边际税率为91%。)事实上,拜硅谷风险资本家的游说所赐,20世纪70年代末资本利得税下降了50%。上游专利使用的日益增加——据称是出于“战略”原因——削弱了溢出效应。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然,盖茨和马斯克等私人部门行动者是推动绿色革命的重要伙伴。随着他们在电池储存技术的商业化和部署方面起到更大的作用,他们也将赢得公平的回报比例。但ARPA-E(或其天使投资人——美国纳税人)难道不应该也因为其早期和高风险的投资而获得一些回报吗?

在一些国家,比如以色列(Yozma计划)和芬兰(Sitra基金),政府保留了国家出资的创新的部分股权。这让创业国家能够继续投资,催化下一波创新。西方国家为何如此抵制这一明智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