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气候变化草根

巴黎—12月12日在这里达成的气候变化协定是一次外交的重大胜利。协定本身以及贯穿全过程的合作氛围与2009年失败的哥本哈根峰会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尽管我们应该向全世界领导人道贺胜利,但巴黎仍只是一个开始而非结束。现在,我们的集体责任是让我们的领导人重视并保证他们会将承诺兑现为行动——特别是在非洲这样的全世界最脆弱地区。

我们应该赞扬中国、印度、美国和欧盟在巴黎之前所做出的气候行动承诺。这些国家的承诺营造了一种负责、信任和团结的感觉,让195个国家不仅达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协议,还制定了一系列逐渐加强的五年计划,在本世纪内结束温室气体排放。这是一个清晰的信号,表明碳时代已经到达了一个转折点;因此,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将会增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各国还承诺更加努力地保护全世界最脆弱群体,将全球变暖平均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以内。发达国家承诺每年至少拿出1,000亿美元融资帮助最不发达国家减少碳排放和为气候变化做好准备。历史上首次,国际协定将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资金弥补气候冲击造成的损失和伤害。

但为了实现巴黎协定,我们必须确保政府信守承诺。各国的排放目标为自愿制定,而非协定指派,因此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从实际角度看,并没有任何具体的规定减少化石燃料开采或阻止高污染国家用煤炭发电。发达国家没有做出个别承诺,适应援助融资的起始年份也没有确定。我们必须保持压力,以确保承诺的气候融资足以让最不发达国家适应当前和未来气候变化。

所有这些都必须立刻发生。前几十年排放的累积效应意味着最后一分钟才开始行动将追悔莫及。

在非洲,气候变化已经导致西非地区河流水位下降、热带水域珊瑚礁数量下降、萨赫勒地区水果减产、大湖地区渔业产量降低和肯尼亚高地地区疟疾肆虐。如果不大幅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我们还会看到更加糟糕的情况。气候变化威胁着粮食和水等基本人类需要,可能成为动荡、移民和冲突的催化剂。非洲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幸运的是,现在我们知道我们能够阻止灾难性气候变化而不妨碍提供保持经济增长、就业创造和让数百万人脱贫所需要的能源。追求低碳发展道路有诸多好处,不但包括更清洁的空气和更好的能源安全,也包括分散化、可再生的能源带来的机会。

这些机会对于非洲来说尤其关键。6.2亿多非洲人用不上电。太阳能、电池和LED照明成本的下降意味着可再生资源已经能够提供平价的现代能源。比如,在肯尼亚,接受太阳能电板安装技能的马加迪(Magadi)的马赛(Maasai)女性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为2,000 户家庭带来了电力。

但要实现这一经济和社会潜力,非洲领导人必须打击腐败。他们必须更加透明地管理公用设施,增强监管,增加能源基础设施方面的公共支出。

投资和外部融资必须跟进。这不是援助问题,而是公平问题,因为非洲几乎没有“贡献”任何全球排放,却要面对气候变化最严重的冲击。投资于低碳能源也具有很大的商业意义:它提振了科技公司,促进了全球社会企业家精神。

我很高兴地看到,巴黎启动的两项几乎将让我们在可再生能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欧洲和加拿大承诺投资100亿美元用于一项名为非洲可再生能源计划(Africa Renewable Energy Initiative)的雄心勃勃的项目,其目标是在这个十年末建设十兆瓦的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发电量。法国和印度也提出了一个国际太阳能联盟(International Solar Alliance),目标在2030年筹集1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用于在100多个发展中国家部署太阳能电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巴黎协定勾勒出首个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广阔图景。但在目标转化为行动之前,世界最不发达国家是不会相信发展中国能够认真对待平等问题——或“气候正义”的。

对非洲来说,2015年必须是一个转折点。如果世界人民坚决要求他们的领导人重视他们所许下的目标,2015年就将真的成为转折点。很简单,对地球未来的历史责任落在我们所有人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