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w1_ISSOUF SANOGOAFP via Getty Images_africagasfield Issouf Sanogo/AFP via Getty Images

非洲不是欧洲的加油站

内罗毕—被推到并非我们造成的气候危机的前线,非洲人长期以来一直敦促富裕国家大幅减少其温室气体排放并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但富人不但没有倾听我们的呼声,反而仍然沉迷于石油和天然气——上述能源就欧洲而言,绝大部分来源于俄罗斯。但现在他们正将这种侮辱更进一步:为结束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世界最富裕经济体正在转向非洲。

过去几个月,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一直在不知疲倦地与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埃及和刚果共和国达成新的天然气交易。每笔交易的完成——交易的条款仍然缺乏透明度——都由活跃在非洲大陆的规模最大的化石燃料企业埃尼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出席。换言之,身为公务员的德拉吉一直在利用政府资源为一家意大利公司输送压倒性的私人收益。

同样,今年5月,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在塞内加尔开始了其对非洲的首次正式访问,在那里,他宣布计划“集中”推动能源项目发展。有关天然气开采和液化天然气(LNG)生产的谈判已经启动,朔尔茨表示,愿意为塞内加尔电厂基础设施提供技术投资。

不仅仅是那些全球进口非洲大陆化石燃料的人认为非洲应当开采更多的化石燃料资源。爱尔兰前总统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最近表示,非洲应开发其庞大的天然气储量。

罗宾逊认为这种做法具有公正性:通过加大能源获取并刺激非洲大陆发展,天然气开采将帮助化石燃料体系迄今为止未能帮助的数亿非洲人。但归根结底,她所倡导的与德拉吉和朔尔茨的战略并无太大区别:利用欧洲纳税人的资金帮助大型企业拓展在非洲大陆上的天然气勘探和开采。

罗宾逊设想天然气(及其利润)将流向非洲民众,但其实际更有可能被输往欧洲。正如乌干达气候活动人士瓦内萨·纳卡特最近所指出的那样,化石燃料开发对非洲来讲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长期以来,它一直未能减少能源贫困或者带来繁荣。

WINTER SALE: Save 25% on a new PS subscription
PS_Winter-Sale_1333x1000_Onsite-2

WINTER SALE: Save 25% on a new PS subscription

For a limited time, you can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less than $6 per month.

Subscribe Now

事实上,依赖化石燃料出口的非洲经济体其经济增长速度要慢于那些多元化经济体——某些情况下,甚至慢三倍。在莫桑比克,以埃尼和道达尔为首的外国公司已投资近300亿美元用于开发海上天然气储量和液化天然气产能。但仍有70%的民众无法用上电能。

德国和意大利正在推动非洲国家将其有限的财政储备投入到为欧洲消费者发展化石燃料开采和出口行业,这种做法完全不可接受,更谈不上公正。尤其随着可再生能源投资逐步上线,欧洲的化石燃料需求注定会在几年内出现暴跌。

上述投资其实是欧盟终结其对俄罗斯能源依赖计划的组成部分。欧盟现在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在其能源结构中的占比提升到40%——甚至45%——而相应的时间节点是2030年,而且到2030年其整体天然气需求预计将下降30%。此外,德国和意大利均计划在未来30年内实现零净排放。欧盟全新碳边界调整机制将进一步加速这种转型,因为它会惩罚那些坚持使用化石燃料的国家。

石油和天然气公司非常清楚这种转变将对其盈亏结算状况所产生的影响。对他们而言,在非洲扩大产能的目标其实是一种损人利己的行为:目的是,在仍然可能的情况下,从这个日渐衰落的行业中榨取剩余的每一滴利润。他们终将拍拍屁股离开非洲国家,任由其持有一堆毫无用处的资产,这样的事实对他们而言,就像他们对气候变化的贡献一样无关紧要。

有一件事上罗宾逊说的很对:非洲需要获取能源才能享受有尊严的生活。但这并不能作为理由去投资一个已经失败的体系——欧洲自己恰恰正试图摆脱这一体系。相反,非洲必须投资于能为这片大陆带来真正的繁荣与安全的分散的可再生能源系统,而不是毒害我们的粮食、污染我们的河流、窒息我们的肺来使遥远地方的股东获利。

非洲气候公平事业的倡导者们非常清楚,我们就像希望实现普遍能源供应一样想要避免陷入这场全球性灾难之中。但不幸的是,非洲领导人似乎并不赞同我们朝着上述任何一个目标的努力。阿尔及利亚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布恩和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不仅没有利用他们与西方领导人会晤的机会要求在可再生能源转型方面提供支持,反而同意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并且出口欧洲。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尔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加入,将塞内加尔打造成欧洲的化石能源供应商。

在几个世纪的殖民统治期间,每当欧洲领导人要求非洲跳起来,我们就问,“要跳多高?”现在德国和意大利告诉我们,要背负起化石燃料基础设施的重担,而这些负担很快就会拖累我们的经济,并将我们推到气候灾难之中。我们必须坚定地说不,同时要求德国和意大利这样的国家以及像罗宾逊这样的领导人支持我们发展和实际应用可再生能源系统。

https://prosyn.org/3ObEkG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