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ibeiro3_GettyImages_factorypollutiondarksky Getty Images

地质工程特洛伊木马

墨西哥城—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明显,但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的进展仍然令人失望,于是有人开始兜售新的科技方案,声称可以力挽狂澜。比如,哈佛大学的大卫·基斯(David Keith建议我们考虑地质工程——即有意识、大规模、高风险地干预地球气候系统。

在3月份的肯尼亚内罗毕联合国环境会议上,美国和沙特阿拉伯否决了详细研究地质工程及其对国际治理的影响。与此同时,基斯在美国进行的平流层扰动可控实验(SCoPEx)似乎也在推进当中。SCoPEx旨在测试一种叫做太阳辐射管理(SRM)的地质工程形式。

SRM依靠所谓的平流层气溶胶注入,即用高空气球向平流层释放大剂量气溶胶颗粒,将部分太阳光反射回太空。SCoPEx将把一个装有科学装置的气球送上离地20公里的高空,测试不同物质的反射率。

但该实验的科技意义远低于其政治、社会和地缘政治影响。毕竟,地质工程的风险是极其巨大的。如果大规模部署的话,SRM可能回干扰亚洲的季风,并导致非洲干旱,影响到二十亿人的粮食和水供给。使用硫酸——硫酸选项被研究得最多,也是一项SCoPEx 最初准备测试的——可能会进一步消耗臭氧层。(最近,SCoPEx只检测碳酸盐。)

最新成立的SCoPEx独立顾问委员会似乎准备给予某种实验合法地位,而其他人一致认为过于危险。此外,委员会成员完全由美国人组成,大多与精英机构有关,这让人怀疑它真正代表谁的利益。

让人们更加担心的是,SCoPEx的卖点从根本上说是可操控的。来自“小规模”实验的结果无法可信地评估地质工程所需规模的SRM。气候科学家已经澄清,了解SRM(或其他一切地质工程技术)如何影响气候的唯一办法是大规模部署几十年之久。否则,其影响无法与其他气候变量和“气候噪音”区分开来。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既然地质工程天生不可测试,SCoPEx之类的实验充其量只能为更大更久的实验创造动力。既然已经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用于制造相关仪器、聘请大量人手,那么论证应该收集更多数据以及(最终)应该部署这项技术就会变得更容易。

从这个意义上,SCoPEx等项目为亿万富翁和既得利益单方面实施地质工程技术树立了危险的新先例。事实上,国际环境法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al Law)和海因里希·玻尔基金会(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的最新报告《火上浇油》(Fuel to Fire)指出,几十年来,化石燃料公司一直在投资地质工程。对它们而言,技术免罪卡是继续它们的高利润破坏性行为的理想理由。

事实上,基斯本人的公司碳工程公司(Carbon Engineering)最近获得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雪佛龙(Chevron)和煤炭巨头必和必拓(BHP)的6 800万美元,开发另一种可能十分危险的地质工程方法——直接空气捕捉(Direct Air Capture),即从大气中直接抽取二氧化碳使用或储存。该公司的原始出资人中便有油砂大亨穆雷·爱德华兹(N. Murray Edwards,还有比尔·盖茨)。

放任这些项目在没有政治授权或机构监督的情况下推进将坐实自我监管体系,而这套体系完全不足以治理像地质工程这样的后果严重的项目。因此,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要求各国政府禁止开展地质工程活动,直至“全球性的透明有效的控制和监管机制”就位——该机制要遵循“预防性方针”。

CBD的决定将小规模实验列为例外,但也需要满足一些条件,而SCoPEx不符合这些条件:进行“控制设定”实验,并得到可能受影响的土著和本地社区的自由、事先和知情的同意。此外,对于SCoPEx,来自公民社会或发展中国家的批评声音也没有得到考虑。

SCoPEx的推销者们似乎准备要利用美国没有批准CBD这一点。SCoPEx顾问委员会由加州政府官员路易斯·贝兹沃斯(Louise Bedsworth)担任主席,这一事实也让人质疑,这个将自己定位为其后领袖的州现在是否准备支持最具争议的地质工程形式。

我们不应该放任将自己的利润建立在破坏地球的基础上的化石燃料公司继续从私利出发行事,而必须制定强力多边民主监管机制,其中要包括彻底禁止某些技术的选项。在这样一个国际体系就位之前,SCoPEx这样的实验——它就像是为了大规模部署危险技术的特洛伊木马计——绝不容许它取得进展。

https://prosyn.org/nhvcT0ozh;

We hope you're enjoying our PS content

Subscribe

To have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PS OnPoint and PS The Big Picture, please subscribe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