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养活有缺陷的社会

斯坦福/伯克利—几乎所有的科学界人士都同意,确保数量日益增加的人类的充足粮食供应需要很大的努力。到本世纪中叶,全球人口预计将增加25亿。事实上,我们连为当今73亿人口提供足够的粮食都没有做到:近8亿人正在挨饿或吃不饱,另有好几亿人得不到充分的微量元素。但在如何解决粮食安全的问题上并不存在这样的共识。

科学界分成了两个主要阵营:“在农业细节上小修小补”(TAD)和“改变社会基本面”(MSF)。支持前者的显然占大多数,但后者更有说服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诚然,TAD阵营找到了当前粮食生产和分配体系的诸多重要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确实能够改善粮食安全。培育更好的农作物可以提高产量。水、肥料和杀虫剂应该得到更有效的使用。保护热带雨林和其他相对自然的生态系统能够保护关键性生态系统功能,特别是土地肥沃性、授粉、害虫防治和气候改善。肉类消费日增的趋势应该扭转。更严格地监管捕捞和海洋污染能够维持对许多人来说必不可少的海洋蛋白质。粮食生产和分配中的浪费情况应该尽量减少。人们还应该接受选择更加可持续和更有营养的食物的教育。

TAD支持者承认,实现这些目标需要决策者将粮食安全作为政治和财政重点以支持需要的研究和行动。实施更公平地分配粮食的计划也是政府的责任。

但TAD方针并不完整。如果没有根本性社会变革,其短期目标极难实现;而即使这些目标实现了,从中期看也未必充分,长期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来看一下原因。假设在2050年,TAD的所有目标都已经实现。拜农业产量提高和储存和分配阶段浪费的减少,人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粮食。改善的环境政策意味着今天的大部分森林依然矗立在地球上,并且建起了广泛的禁渔区并得到了执行。生态系统变得更加强大,许多珊瑚和浮游生物通过进化适应了更温暖、更酸性的水环境。素食也得到了普及,并且全球升温幅度能够限制在3℃以内。

结果是世界能够在世纪中叶消灭饥荒。但是,人口数量达到了97亿,从比例上看,饥饿和营养不良情况与今天的73亿人相当。换句话说,即便有实现了如此巨大和难以实现的成就并且获得十分好运气,我们的粮食安全困境仍将伴随我们。

原因很简单: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基于错误的假设:这个有限的星球可以实现永久的增长。为了所有人的确保粮食安全——更不用说其他基本人权了——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的社会和生理两大方面的极限,并竭尽全力确保我们不超过这一极限。

基于这一认识,MSF方针要求政府采取措施赋予全世界女性以权利,并确保所有性活跃人类得到现代生育控制,女性拥有自主选择堕胎的自由。与此同时,政府必须解决财富不平等,进而解决粮食不平等,手段包括遏制公司主宰。

在无法让全球人口降到可持续水平以下的情况下,MSF改革是世界唯一的希望。但是,目前MSF希望渺茫。最大的消费国美国正在向反方向前进:女性正在为抓住生育权而斗争,财富分配日益倾斜,公司也越来越强大。

如果这一趋势持续下去,那么到2050年,治理体系将更加不适合处理人口和消费的永久性增加和财富不平等等基本问题。气候变化、毒化,以及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功能的丧失导致环境日益恶化,人们进行旨在减少不平等性或保护环境的治理改革的时间和能量也越来越少。结果,掌权者就更不会有压力改变制度,为最需要粮食的人提供粮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社会-生理系统充满着各种鸡-蛋子系统。系统中并没有显而易见的单一弱点引发变化,因此,政府必须同时解决一系列问题。关键性起点包括清洗“大资金”政治;引入更加累进的税收制度以有效遏制极端富裕人群的收入;确保决策者具备基本的科学理解力水平;并强化女性权利,包括避孕的自由。

正如社会和环境问题可以互相强化,旨在强化我们的社会和环境基本面的行动也是如此。唯有专注于这些基本面,而不仅仅是对粮食生产的细节进行小修小补,内在的系统性联系才能对未来子孙后代产生有利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