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气候正义之弧

伊斯兰堡—气候变化是一个令人痛苦的讽刺,对这个问题责任最小的人往往是受气候变化蹂躏最惨的人。而最有资格声称是气候不公平受害者的国家莫过于巴基斯坦。在全球领导人准备齐聚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之际,巴基斯坦正在大洪灾过后的一地狼藉中挣扎。洪水摧毁了房屋,毁灭了庄稼,冲垮了大桥,还夺走238人的生命。

这些与天气有关的悲剧对巴基斯坦来说绝不是什么新鲜事;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频繁度和猛烈度。致命洪水已成为一年一遇的事件;2010年,创纪录的降雨杀死了近2,000人,令数百万人失去家园。巴基斯坦是全世界反恐斗争形势最严峻的国家之一,而日益“暴力”的天气正在推高粮食和清洁水的价格,威胁能源供给,破坏经济,造成严重的、代价高昂的安全威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毫无疑问,巴基斯坦气候混乱部分要归因于工业革命以来工业化国家向空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即使在今天,巴基斯坦的排放量也不到世界总量的1%。与此同时,巴基斯坦一直是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有害影响的国家之一,这是因为它的人口、地理和自然气候条件决定的。

从1994年到2013年,气候变化平均每年给巴基斯坦带来的损失为40亿美元。相比而言,2012年恐怖主义给巴基斯坦带来的损失为10亿美元左右。当巴基斯坦没有遭遇洪水时,又会受到水短缺的困扰。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巴基斯坦是世界上水压力最大的国家之一。气候变化让这两个问题都变得更加严重了,作为水流自然调节器的冰川和积雪日益消融,而洪水造成的日益严重的侵蚀导致主要水库淤积严重。

与此同时,气温升高正在增加爆发庄稼病虫害的可能性,制约了农业生产率,也让巴基斯坦人民遭遇日益频繁的热浪袭击。海平面的上升增加了沿海地区的盐度,破坏了红树林,威胁鱼类的栖息地。而海洋温度的升高正在导致更加频繁和危险的气旋,威胁着巴基斯坦海岸线。

未来前景也令人警觉:水压力恶化,暴雨山洪增加,水库枯竭。预测数据表明,到2040年,气温平均升高0.5℃将摧毁巴基斯坦8—10%的庄稼。

这一负担不能完全由巴基斯坦独自承担。目前,国际气候变化的进展十分缓慢。化石燃料游说集团、工业化国家不肯作为的政府,以及漠不关心的选民导致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强大协议障碍重重,迟迟无法形成。但尽管人们乐观地预计巴黎能够带来遏制气候变化的突破,还必须为全球变暖成本制定平等的分配方案。

尽管发展中国家气候适应和减灾资金有所增加,但光从过去五年所遭受的灾难看,巴基斯坦所占比重仍然很小。到2050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数据,巴基斯坦气候变化适应年均成本将达到60—140亿美元。减灾每年另需170亿美元。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气候变化继续摧残着巴基斯坦,而巴基斯坦决不能允许它因为世界最大污染国蒙受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而得不到补偿。不管巴黎达成怎样的最终协议,气候谈判员必须确保全球排放所孳生的损失得到公平分担,决不能只由蒙受最大伤害的国家承担。

作为全球污染小国,巴基斯坦绝对有权利要求获得资源和资金应对并非由它所造成的问题带来的影响。其他许多国家也是如此。我们要求形成一个有约束力的国际机制,根据这个机制分配气候变化的负担,确保气候正义,这个要求巴黎决不能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