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ffe7_ EDUARDO SOTERASAFP via Getty Images_drought eastern africa EDUARDO SOTERAS/AFP via Getty Images

气候风险的尾刺

发自伦敦——科学家们老早就警告说气候变化将对全球天气模式和生活条件产生不利影响,而今这些警告正在变成一个痛苦的现实。更糟糕的是这些后果所能波及的范围已经越来越被证明是“肥尾”的:热浪、风暴和洪水这类极端天气事件的发生概率都大于正常统计分布的预测。

这对未来的政治稳定或经济繁荣都不是个好兆头。我们的希望莫过于这些尾巴上的尖刺能促使人们在事情进一步恶化前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但这有可能吗?

公众越来越意识到全球变暖正导致天气变得更不稳定。今年全球各地都出现了创纪录的热浪,不仅印度气温达到49.2摄氏度,连英国(40.2摄氏度)等地也是如此。法国中国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干旱,非洲东部连续四年无法进入雨季,致使5000多万人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风险。同时破坏性的风暴和洪水袭击了马达加斯加、澳大利亚、美国、德国、孟加拉和南非。

这些事件每年造成数十万人死亡和巨大的经济和财政损失,使天气波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风险评估因素。虽然各处温度上升0.5摄氏度几乎无法察觉,但干旱、洪水和其他短期天气波动却能造成致命的破坏。

此外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导致的变化远远超出了眼前的冲击和损害,特别是当它们加速了原本需要花费多年的事态发展之时。科学家们越来越担心各类“临界点”——例如极地冰盖融化——会使我们跨越变化不可逆转的门槛。这可能会在相互关联的气候风险之间产生破坏性的反馈回路,所有这些都会蔓延到实体经济中,引发违约、失业,对弱势社区的过度伤害以及政治动荡。

除了对物理环境的破坏,极端天气可能会引发社会态度和公共政策的突然性(有时是永久性)转变。当人们开始失去他们的家园、生计甚至生命时,政治家们必须拿出应对方案。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_Al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Our annual fourth-quarter magazine is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and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to Digital Plus today, and save $15.

Subscribe Now

令人惊讶的是,虽然我们都敏锐意识到了极端天气,但预测者们仍然普遍忽视了它对结构性变化中的加速作用。主流气候科学家和经济学家都倾向于关注全球变暖带来的气候变化长期影响,仅着眼于全球平均温度在1.5~2摄氏度上升范围内的情境——也就是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而即使在更高温度下人们也会觉得其效应——例如对海平面和农业产出的影响——只会逐渐累积,意味着最终的清算要在几十年后才来临。

但最近发布的一篇名为《气候终局:对灾难性气候变化情境的探讨》的论文表明这种传统情景分析严重低估了长期风险,因为它没有给更极端的气候后果(肥尾)以应有的关注。正如统计学家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Taleb)在金融市场背景下指出的那样,传统模型难以处理肥尾事件的后果,在其预测中造成了一个危险的盲点。

更高的温度变化路径将释放出作者所谓的气候终局“四骑士”:饥荒及营养不良、极端天气、冲突和由病媒生物传染的疾病。我们很容易想象出这几个末日凶兆可能造成的社会和政治混乱,特别是当它们一齐发动时——就像当前的全球粮食危机、欧洲新爆发的战事和正在肆虐的新冠疫情那样。更糟糕的是第二位骑士的存在表明更直接的气候变化风险仍然被低估了。毕竟极端天气也是另外三位骑士的驱动力,这赋予了它可谓最重要的地位。

天气冲击造成的苦难远比(同样正当的)抽象长期厄运警告更能吸引社会关注。民意调查显示那些亲身遭遇过极端天气的人更愿意支持气候行动。虽然当前通胀的急剧上升意味着人们会对会损害自身财务状况的措施不那么热心,但越来越多的灾难发生率正在缩小那些对气候变化或气候政策持彻底怀疑态度的少数群体。

这样一来,天气的肥尾——而不是长期气候变化的肥尾——更有可能在政治家和商界的较短注意力时长内促使它们采取行动。我们希望随着这些尾刺产生的痛感变得越来越普遍和明显,它们将刺激我们去维持那些必要的政策以保持气候的稳定性。

https://prosyn.org/UGdsHm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