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地球极限和人类繁荣

斯德哥尔摩——人类的未来取决于能否把握住平衡。难度在于养活一百多亿人的同时保护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最近的科研发现让我们能更好地把握这种平衡。完成这项任务将是我们这代人肩负的伟大使命。

人类历史上首次能够实实在在地结束贫困。我们有能力确保地球上每个人都拥有过上有尊严、有机遇生活所需的食物、水、住房、教育、医疗和能源。但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只有同时保护地球关键系统:包括气候、臭氧层、土壤、生物多样性、淡水、海洋、森林和空气。而上述系统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过去一万年中,地球的气候一直相当稳定。全球气温升降不超过一摄氏度(上个冰河期全球气温有超过八摄氏度的波动),生态系统也有着满足人类需求的足够弹性。这个被称为全新世的时期提供了人类文明崛起和繁荣所需的稳定。据我们所知只有这种状态才能确保上百亿民众生活得富裕繁荣。

但人类已经成为改变地球生态系统的唯一最大力量,标志着世界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地质时代,有人将其称之为人类世。科学家们尚未确定这个时代的确切起点,但可以追溯到大约1945年,当时现代工农业开始快速发展。从那以后,地质学家能看到核爆炸碎片释放的放射性碳原子等警示性标志,以及塑料废弃物嵌入岩石并散落在地球表面。

最近,人类活动已经进入被称为剧烈加速的阶段:资源消耗和生态退化速度大幅加快。我们有可能破坏地球的关键系统,并威胁现代文明本身的安全。

地球对人类压力做出的反应很可能难以预测。事实上,意想不到的情况已经开始上演。随着我们透支地球资源,地球已经开始以极端天气事件、冰盖加速融化、生物多样性快速丧失和珊瑚礁大面积脱色等形式惩罚全球经济。

我们迫切需要建立安全区,防止人类将地球推出异常温和的全新世。2009年几位科学家(包括我们的约翰在内)最先发布的地球极限框架就是要完成这项任务。框架借鉴了尖端科学,以确定能让地球保持全新世状态的关键行星变化。该框架为每项变化制定了边界——即量化极限——超出上述极限就有可能带来导致地球不适于人类生存的突发性变化。

这九大边界包括气候变化、臭氧层破坏、海洋酸化、干扰全球氮磷循环、土地利用变化、全球淡水应用、生物圈完整性、空气污染和一些全新因素(如有机污染物,放射性物质、纳米材料以及微塑料)。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在一月做出的确认这九大边界并对其进一步量化的最近一次更新表明人类已经越过了这九大边界中的四个:包括气候变化、氮和磷的使用、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土地利用变化。

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在把地球系统带回安全区的同时确保每个人拥有足够资源能够快乐充实的生活。地球和社会边界之内才是人类安全公正的行动空间:要想建设摆脱贫困、具有生态弹性的世界我们必须尊重上述界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实现上述目标需要更公平地分配地球资源并提高使用效率。要保证地球上所有人都能茁壮成长,我们就必须建立实现繁荣的新典范。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