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终止流氓捕捞

伦敦—海鲜是目前全球交易最活跃的商品,是全球数十亿人的食物。但是,不幸的是,海鲜业深受非法、不报告、不受监管的捕捞行为的困扰,这些行为破坏了保护措施,伤害了遵守规则的诚实渔民和企业。应该立刻解决这个问题。

流氓捕捞(rogue fishing)占全球渔获总量高达五分之一。尽管某些国家显现出工业规模捕捞改革的迹象,但问题仍然十分普遍,让其他国家不愿跟进,也制约了为数百万家庭提供食物和生计的小规模捕捞的改革。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规则是存在的,但需要更明确、更具体,需要有效执行,需要跨境实施。若非如此,肆无忌惮的捕捞者极爱你个继续利用监管和监控缺位,给仰仗海洋渔获生存和生活的人造成巨大影响。

一项最新研究发现,在美国进口的海鲜中,20—30%可能来自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监管的来源。这占全球非法渔获总价值(据估计可达每年150—230亿美元)的4—16%。

美国、欧盟和日本如果采取合作,将有可能极大推动这一问题的解决。美国海鲜90%以上依靠进口。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海鲜进口国。而欧盟是全球最大的海鲜产品单一市场,其消费的鱼类中有60%来自进口。这三个市场采取联合行动的潜在力量是巨大的。

2011年底,欧盟和美国同意合作打击违法捕捞。不到一年后,欧盟和日本同意禁止进口非法捕获的海鲜、共享信息、在地区捕捞管理组织中进行合作。它们都同意鼓励其他国家批准和实施港口国措施协议(Port State Measures Agreement,PSMA),该协议将增加不诚实捕捞作业的难度。

违法捕捞作业依赖各种策略和国际法的漏洞才能让产品进入市场。以执法松散或检查能力有限出名的港口是不道德渔民和公司将非法渔获脱手的主要途径。

PSMA于2009年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实施,它要求各方对外籍渔船进行更加严格的管控。迄今为止,13个国家签署了该协议;要让它产生效力并在全球生效,还需要其他12国的签字。

令人振奋的是,在一些国家,流氓捕捞不再被视为孤儿政策问题。3月份,美国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监管捕捞行为和海鲜欺诈总统特别任务小组公布了一份“全体政府”行动计划。这一问题已经惊动美国总统,这一事实凸显出各国政府有必要动员资源并进行国际合作。

我们需要各种方针。欧盟监管也许是阻止非法渔获进入市场的最强有力的措施组合。早期实施表明希望巨大。欧洲监管者已经引入了成熟的监控和监督计划,阻止铀非法捕捞的国家进入市场,惩罚欧洲流氓渔民,并帮助支持“红黄牌国家”改革渔业法。

如果欧盟、日本和美国能够将各自政策联合起来阻止犯罪分子进入它们的市场、让合法渔民从“超然”进入市场地位获益,其阻止非法捕捞的效果还会更好。齐心协力能让我们拥有廉价成熟海鲜追踪的技术——即收集数据和情报以帮助精确定位海鲜来自哪里、在何时由谁捕获。这些措施——比如大西洋蓝鳍金枪鱼捕捞电子档案制度——是消灭非法捕捞的最有效工具之一。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消灭流氓捕捞有助于恢复海洋生命,保证数十亿人的食物和生活安全。这一措施必须辅之以更多的措施,从北冰洋到南极洲,人们都必须保护受捕捞行为影响的重要物种,建立获得充分保护的海洋保储备或“再生区”,以帮助恢复种群数量和重建栖息地。各国还必须制定和实施法律阻止在国内和国际水域过度捕捞。

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监管的捕捞是一个可以通过领导力、行动和国际合作解决的问题。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智利——今年我们的海洋会议(Our Ocean Conference)东道国——表现出领导力和行动力,签署了PSMA并坚决与非法捕捞行为作斗争。我们仍然乐观地认为,其他国家也将陆续采取必要的行动以阻止流氓捕捞之害,并合作重建全球海洋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