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煤炭的不道德性

悉尼—在12月的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形成全球协议的势头似乎正在形成。与这一乐观的感觉一同到来的是人们开始认识到化石燃料必须尽快在全球范围内停用。事实上, 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零的想法正在被人日益接受。

早期行动者已经开始造成不同。 大学养老基金教会银行乃至洛克菲勒石油财富的继承人都在将资金抽离化石燃料资产或考虑改变投资方向的可能性——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的迅速降低,这一选择也变得日益诱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步,但有一个部门仍然迟迟没有动作。煤炭业似乎铁了心要赚钱而不顾全球环境。该行业宣称煤炭对于结束能源贫困来说至关重要,以此顽固地试图占据道德高点。

煤炭公司及其盟友指出,限制煤炭产量将使贫穷国家无法建设大型廉价发电站,导致农村地区无法使用电灯。“我们不要妖魔化煤炭,"煤炭业盟友之一、澳大利亚总理阿伯特 如是说,“煤炭对人类有好处。"在全球变暖政策基金会(Global Warming Policy Foundation,质疑气候变化的智库机构)主办的一次活动中,英国前环境大臣欧文·帕特森(Owen Patterson)指责气候变化���动家双手沾满了“非洲的血液"。

姑且不谈这些试图平息批评的言论的巨大的冒犯性,煤炭业正在营造一个错误的选择:结束使用煤炭还是结束贫困。但是,尽管能源确实是结束贫困的核心手段,但有一点必须澄清:在历史的现阶段,煤炭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考虑以下事实:近几个月来,埃博拉病毒吸引了巨大的关注,但煤炭是比埃博拉凶险得多的杀手。有毒煤炭粉尘 每年要夺走800,000人的生命,导致数百万人生病。北京正在进行的治霾之战——这一问题被称为“空气启示录"——强有力地证明了煤炭对空气质量的影响。但在这方面中国首都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许多印度城市空气污染与北京差不多,有的甚至远远过之

煤炭也是气候变化最大的单一因素,到2050年,煤炭的使用可能导致 4亿最贫困国家人口面临严重的粮食和水短缺。

煤炭业正在试图让发展中国家背上让地球站在气候灾难边缘的不可持续增长模式。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一再警告—— 马绍尔群岛等国家的经验也一再证明——气候变化早已不是遥远的威胁。燃烧化石燃料的可怕后果已开始缠上我们,而受影响最大的正是穷人。

大部分人都明白煤炭是一个肮脏的行业,为了自身经济福祉,也为了全球气候,澳大利亚等国家应该放弃这一行业。这也是我们看到对该行业抵制如此巨大的原因。煤炭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它还死命做着困兽之斗。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需要快速而公平地远离肮脏能源资源。这意味着清理发达经济体并致力于防止伤害我们的集体健康和未来的行业的大幅扩张。这也意味着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帮助它们开发现代清洁能源资源以提供廉价的地方生产电力,更不能强迫它们购买化石燃料。

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停止告诉发展中国家的穷人他们应该做什么,而应该倾听他们要什么。他们要的是——对煤炭业来说,这是个不行的消息——清洁、廉价的能源,让他们能够在不破坏未来的情况下现在就获得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