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glof22_GettyImages_brainslinestechicons Getty Images

星球性思维

发自伦敦——瑞典气候真相传播者葛蕾塔·森伯格(Greta Thunberg)正乘坐一艘零排放赛艇游艇启程前往美国,以期在世界另一块地方(包括下个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激起一些浪花。她将在越来越多的大西洋两岸民众认识到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威胁时抵达美国。然而舆论的转变能否会转化为具体行动还有待观察。

认真对待可持续性意味着我们不能再忽视我们的星球边界。我们需要着手设计工具和政策以使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更具可持续性,而且必须在这样做的代价变得无法承受之前就开始动手。而这也越来越成为一项任务,不仅针对专门从事该领域的学者,也适用于其他广大学者和研究人员。如今可持续性应当成为我们理解所有与政策相关的实证问题的视角。我们需要开展以挑战为导向,以任务为导向的研究,而这需要广泛的多学科协作。

为此,剑桥大学的迈克·格鲁布(Michael Grubb)以及两位合著者凭借其2014年出版的著作《星球经济学:能源,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的三个领域》做出了巨大贡献。格鲁布广泛汇集了经济学学科内的各类工具来为通向一个可持续社会铺平了道路。该框架需要扩展到经济学之外,但它提供了一个有用的起点。

本书副标题中的“三个领域”涉及人类行为以及如何通过监管,传统的基于市场的定价和创新来对其产生影响。实现体系转换需要在所有这三个方面有所行动。例如,更好的监管可以借助降低价格和刺激创新的方式来改变人类行为,进而产生更好的监管和更低的成本。

不幸的是,经济学中的这三个传统领域以往都是独立发展,也产生了各自不同的表达方式、证据、政策建议,专业协会和期刊。《星球经济学》的目标是将这些领域整合到一个单一研究社区中,其唯一目标则是建立一个可以存在于地球边界内的文明。

而这其实已经在一些研究边缘地带出现了。进化和制度经济学家正与组织和行为经济学家讨论个人的社会和经济选择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构建出多个复杂系统。像W·布莱恩·亚瑟(W. Brian Arthur)这样的复杂性经济学家几十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些问题。与此同时,“索洛剩余”经济学家已经在利用这三个领域来解释经济增长中那些无法解释的因素。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但这种多学科混合推进得还不够快。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新的星球社会科学领域来统一来自政治科学、社会学,人类学和心理学的不同观点,概念框架和分析工具。正如我们无法忽视气候科学一样,我们也不能忽视行将变暖的地球所面临的地缘政治和安全挑战。

除了个人消费者,私营企业和民间社会的参与之外,建立可持续的全球经济还需要积极的国家干预。政府迫切需要调整监管框架,重设市场激励措施并扩大创新所需的软硬基础设施。此外政策制定者应准备好承担已经预计好的风险,并根据反馈重新调整政策。

在此或许最接近于与其他学科(包括医学和环境科学)整合的子学科是公共卫生。在《生存:一个健康,一个地球,一个未来》一书中,美国One Health 委员会教育专责小组的主席乔治·R·卢德克(George R. Lueddeke)展示了如何将公共卫生纳入更广泛领域以解决个人,人口和生态系统健康问题。

而教育则是另一个关键领域。2015年,国际社会通过了联合国2030年议程和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4)将高质量的普及性教育视为建设“和平,公正和包容性社会”的关键。但是实现该目标的进展(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则受到了不平等、贫困、资金短缺,极端主义和武装冲突的阻碍。

在各大发达经济体中,教育系统需要让学生为一个正在经历根本性社会,经济和技术变革的世界做好准备。今天的年轻人不仅需要技能来应对正在进行的转型,还需要去领导转型。这意味着教育政策也必须转变为挑战驱动型。事实上每所大学都应该考虑创建一个关于系统性思考和跨学科方法的必修课程。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公共和私营部门组织都应当被要求将可持续发展目标纳入其日常运作中。《生存》写到包括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在内的17个组织都告诉卢德克自己正如何采用多学科手段来运作。但总的来说,很显然许多国家(如果算不上大多数的话)尚未考虑全面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成本。如果没有它们的积极参与,成功就无法实现。

事实上,大多数国家的财政部门都尚未完全接受“2030年议程”。在倡导可持续性方面,我们不能以过度负债的形式去创造新的脆弱性。最近的经验表明金融危机可以迅速毁灭原本的经济和政治成果,有时会导致过去几十年的发展退回原位或是危及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稳定。

当葛蕾塔·森伯格踏上彼岸时,当权者应该开始考虑他们对所有世代的责任。我们迫切需要为星球社会科学的出现创造条件,使之能为我们的政策决策提供信息。这个星球终将继续存在,但人类自身的生存则取决于今时今日所展现的领导力,以及我们为未来而建立的治理和学术研究体制,也没什么能像灭绝的前景那样让人专注于思考了。

https://prosyn.org/b1LTxf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