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兑现气候金融承诺

伦敦—2009年,世界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每年要动员1,000亿美元帮助穷国应对气候变化。此后,这一承诺成为发达国家在遏制全球变暖方面做好分内事的决心的重要检验标准。

达到1,000亿美元的目标很重要。穷国必须相信发达国家会兑现承诺。否则,在11月和12月的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达成有效国际协定的前景就会岌岌可危。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幸运的是,令人鼓舞的信号表明这一承诺会得到兑现。但这需要更大的金融流,特别是私人部门金融流。据经合组织和气候政策倡议(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的数据,发达国家在2013和2014年分别总共动员522亿美元和618亿美元帮助穷国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构建抵御无法避免的气候变化影响的能力。

这一数字只是估计值,这一点很重要,但这是一个初步但可信的气候金融指标,它是根据发达国家提供的信息算出的。如果我们假设更大的私人投资杠杆,那么这一数字还会更大。类似地,保守地假设有多少“真正的额外”资金通过海外援助和多边开发银行用于遏制气候变化将让这一数字有所缩小。

在计算这一数字时,研究者考虑了各种项目的公共和私人部门重大投资。其中的例子包括英国、德国、挪威和欧盟为乌干达提供的小规模可再生能源项目融资,以及英国和德国支持的非洲风险能力(African Risk Capacity)项目。后者为政府提供抵御干旱和其他自然灾害的保险。

报告披露,私人部门对于能增强穷国恢复力的项目的投资水较低(尽管作者承认,信息不足可能意味着真正的数字要更高一些)。这既是挑战,也是机会;如果有正确的激励,增强恢复力的私人投资的激增可以大大推进1,000美元目标的实现。

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人们增加对资金支出对象国政策和制度的信心。新的共享和遏制风险程序也是必不可少的。在这方面,开发银行和双边援助机构大有可为。

一个关键点是这一新气候金融被用于完成更大规模的可持续发展投资,这类投资是未来几十年中必不可少的。气候金融的一个核心目标应该放在制定和实施能创造合理的投资者激励的政策、监管和框架上。这能够带来巨大的“乘数”。

据经济和气候全球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Economy and Climate)的数据,未来15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90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集中在高速增长和城市化的发展中和新兴经济体。如果这些基础设施都需要依赖化石燃料,那么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将十分困难。

但是,如果各国明智地投资于低碳经济转型,那么将刺激创新、带来数十年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气候金融被用于促进公私低碳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十分重要,特别是要降低资本成本,这是扩大项目规模、鼓励采用可再生能源的关键。

此外,发达国家所提供的气候融资应该帮助改善大部分脆弱国家的气候变化恢复力,还应该被用于避免森林采伐和保护脆弱资源(包括海洋和生物多样性)。它还应该刺激创新、为气候行动创造新空间,包括公私合作新方法(如碳捕捉和储藏项目)。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大约1,000亿美元将通过新成立的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提供;但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也应该配合国家援助机构和部门,起到核心作用。可持续发展和气候行动方面的支出应该互相加强。发展中国家的财政部应该重申,除了提振增长、降低贫困,遏制气候变化的明智行动还能减少空气污染、提高能源效率。

成功最终将取决于发达国家兑现承诺的意愿。发达国家领导人必须认识到,对发展中国家遏制气候变化的行动的金融支持不但具有道德正确性;也符合他们的选民的利益,事实上,这也符合全世界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