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气候的绝对使命

开普敦—如今,人们常常被迫在做道德正确之事和做经济有利可图之事中间做出选择。事实上,他们的选择有时是互相排斥的,这让决定走哪条路变得无比艰难。但是,有时,道德正确和经济利益是一致的,构成了不可错过的机会。在大主教图图(Desmond Tutu)和前财政部长曼努埃尔(Trevor Manuel)看来,世界对气候变化的反应就是如此。

道德紧迫性是无可争议的,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极端天气、气温变化和海平面上升——冲击最大的是全球贫困人口,他们也是从导致气候变化的经济活动中受益最少的人群。此外,气候变化可能加速贫困、加剧不平等,这意味着,除非我们能及时地解决这一问题,否则子孙后代实现发展目标奥的机会将日益渺茫甚至消失。竭尽全力缩小今天的气候变化是一件绝对正确的事。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幸运的是,解决气候变化的经济利益也十分明确。毕竟,气候变化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成本——比如频繁极端天气带来的损失。此外,以持续技术创新为基础构建“绿色经济”是为子孙后代创造可持续增长和就业岗位创造新引擎的最明智、最高效的办法。

个人、公司、市政和国家层面的行动至关重要。但事实是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问题——因此需要全球方案。世界所拥有的做正确之事——并收获巨大的经济收益——的最重要的工具是全球气候变化协定。因此,全球领导人必须抓住12月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机会,制定统一的全球行动框架。

事实上,全球领导人已经在致力于这一方向了。由南非发起和主办的年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形成了一个协议——尽快实施全球气候变化法律协议,最晚不能超过今年。

德班会议以来,我们取得了重要进展。上个月,30多个国家——包括欧元区成员国、加蓬、墨西哥、挪威、俄罗斯、瑞士和美国——递交了2020年后温室气体减排计划。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中,进展还将继续获得动力,其他国家——预计将包括巴西、中国和印度等主要新兴经济体——也将提交它们的承诺。

但如果巴黎会议要想取得成功——既包括兑现道德使命,又包括抓住对抗气候变化的经济利益——所有参与国都必须尽快递交2020年后的国家承诺。此外,最终协议还必须包括关于未来50年的有效而宏大的去碳化计划

事实是,短期和中期承诺根本不足以兑现世界各国政府2009年所做、2010年重申的将全球气温升温幅度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2℃以内的保证。一个关键点是制定——并遵守——累进的长期减排战略,向资本市场传递一个清晰的信号:政府对待气候变化的态度是严肃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一战略可以包括(比如)激励低碳方案投资。在未来15年终,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预计将达90万亿美元,这一方针的影响力将是巨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有所作为具有无可争议的道德和经济收益。尽管前路坎坷,意料外的新挑战将不断出现,但我们可以从纳尔逊·曼德拉的名言中获得鼓舞:“任何事情在做成之前看上去都是不可能的。”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会实现更加可持续、更加繁荣、社会更加公正的未来。创造这一未来必须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