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应对气候变化对健康的益处

利马——政府往往认为气候变化的解决成本太过昂贵。事实却是气候变化代价太高、不容忽视。这解释了为什么世卫组织(WHO),举例来讲,将预防灾难性气候变化与减少空气污染所带来的“直接健康效益和成本节约”联系在一起

统计数据反应的情况异常严峻。空气污染2012年造成七百多万人早亡——占全球早亡人数的八分之一,而烟草造成的早亡人数也才不到六百万而已。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最大的损害来源是人们所说的PM2.5微粒,这种微粒直径还不到2.5微米。它们能够深入肺部造成极大的破坏,诱发炎症、癌症、呼吸道感染,或者通过进入血液诱发血管变化,诱使心脏病和中风发作。

燃烧柴油和煤同是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约有370万人死于户外烟雾,还有430万人死于室内通风不良。摩托化运输所释放的环境颗粒物现在占34个经合组织国家早亡人数的半数以上。燃煤发电也是造成气候变化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每年造成约150,000人早亡,并且可能在本世纪及以后普遍威胁到人类健康。

可以肯定,煤炭行业已协助数十亿人摆脱贫困,尤其以中国为首,20世纪90年代以来燃煤发电已支撑人均收入实现近700%的增长。但燃煤国家相对更有损于民众的健康。去年据经济与气候全球委员会研究测算2010年仅悬浮颗粒物一项就在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费国中国造成123万人死亡。

2012年的测算数据表明88%的空气污染死亡案例发生在占世界人口82%的中低收入国家。西太平洋和东南亚地区分别有167万人和936,000人死亡。

但是,日益严重的污染目前已经波及到高收入国家。比方说,PM2.5缩短全欧盟平均寿命八个月,并且和臭氧一起,在2011年造成欧盟28个成员国430,000人过早死亡。在1952年大雾发生60多年后,英国的PM2.5污染水平仍持续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设定的指导原则。欧盟国家的空气污染成本每年高达9,400亿欧元。

世卫组织最近审查了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结果发现这种影响更加广泛,并出现在比以前所认为浓度更低的情况。除对肺和心脏等器官的影响众所周知,全新证据表明其对儿童发育,包括在子宫内的发育造成不利的影响。某些研究甚至把空气污染和糖尿病相提并论,这种病是印尼、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主要慢性病和主要健康威胁。

尽管已经掌握对健康威胁的大量证据,但许多国家仍往往忽视空气质量标准和有效区域合作所需的排放监测——主要原因是政府害怕对国内经济产生影响。顾问们借以打造发展战略的经济模型——该模式得到说客的吹捧以影响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决策——根本没有考虑空气污染造成的人员成本,也没有考虑减排措施带来的长期好处。

解决空气污染问题不仅需要新的经济模式,还需要地方、国家和国际政府联手采取对策。比方说,城市交通减排将涉及市长、地方规划人员和国家决策者促进紧凑发展的共同努力。

所幸的是,政府正不断加大对有效措施的支持。在2013年1月吞没各大城市的被称为“空气末日”的令人窒息的烟雾以及柴静揭露空气污染灾难性健康影响的最新纪录片(及社交媒体现象)“穹顶之下”问世后,空气污染已经在中国国内议程中广受关注。事实上,中国政府已关闭了国内某些污染最重的电厂,从而造成煤炭用量从1998年来首次呈现下降趋势

世界卫生大会(世卫组织管理机构)关于空气污染与健康问题的最新决议草案建议各国应“注重”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各国应采纳世卫组织空气质量指导方针,并着重强调在绿色城市规划、清洁能源、高效建筑及安全步行和骑车等领域的更多机会。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政府正式承认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所带来的直接健康福利可以在气候变化、空气污染和人类健康方面同时取得更大的进步。各国决策者都应认识到上述结果所带来的经济机会和政治利益。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