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三世界的饮水问题

新加坡—最近,世界经济论坛在达沃斯发布了其第九期年度《全球风险》(Global Risks)报告,该报告是在调查了700多位商界领袖、政府官员和非盈利组织官员关于未来十年世界最严峻风险的看法的基础上写成的。也许最令人瞩目的是,今年的十大威胁中有四个与水有关。

这些风险包括因旱灾和洪灾造成的水危机、水质量恶化、水管理不力、无法遏制和适应气候变化、极端天气变化多发、粮食危机(至少部分因水短缺导致)。但该报告没有列出最紧迫的与水有关的担忧:确保足够多的饮用水。此外,尽管国际组织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它们纠正这一问题的方针是完全错误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2012年,联合国宣布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中关于让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的人数减少一半的目标已经提前完成,目前只有7.83亿人仍然无法获得清洁水。但第三世界水管理中心(Third World Center for Water Management)估计全世界至少有三十亿人仍在引诱质量可疑的水。代表私人水务公司的AquaFed认为这一数字高达34亿人——接近全球人口的一半。这表明联合国宣布胜利之举至少是操之过急了。

证据随处可见。2011年,中国一大半大型湖泊和河流被认为不适合人类使用。去年,中国环保部承认“有毒有害化学污染导致众多环境灾害、减少了饮用水供给,甚至导致了‘癌症村’等严重的健康和社会问题。”

印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国家机构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报告,用化学需氧量(水的有机质量指标之一)和大肠杆菌数量衡量,去年全印度445条河流中的近一半污染过于严重,不再安全。如果考虑其他污染物——硝酸盐、氟化物、杀虫剂和重金属等——这一数字将更加触目惊心。

类似地,巴基斯坦国民大会指出,在去年该国水供应系统的抽样调查中,有72%不适合人类引用,77%的城市地下水和86%的农村地下水有害。在尼泊尔,给排水部(Department of Water Supply and Sewerage)指出,该国85%的传统水供给系统含有大量的细菌、铁、锰和氨。与此同时,在墨西哥,2013年其近25,000座水厂中有90%在破产状态下运营。

国际组织方针的问题在于它们吧“改善的水源”这一模糊的概念和真正的清洁安全的饮用水混同起来。同理,它们还稀释了“改善的下水道”的目标。这一目标的本意是收集、处理和安全排放废水,而国际组织的方针是改善居民家中的厕所。

这掩盖了下水道和到位的肥水管理之间的重大差异。印度德里地区的家庭中有90%据称拥有到位的下水道,因为它们拥有室内厕所,但几乎所有废水都不经处理即排入了亚穆纳河(Yamuna River),而该河是下游城市的饮用水源。类似地,墨西哥城被认为下水道建设水平很高的城市,但该市下水道系统将富含病菌和有毒化学物质的未经处理的废水排入梅兹奎塔尔河谷(Mezquital Valley),然后被用于灌溉庄稼。

事实上,第三世界水管理中心估计,拉丁美洲的本地和工业废水中只有10—12%得到了合理的管理。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状况可能也是如此,非洲则更加糟糕。

2011年,印度中央污染委员会(Central Pollution Control Board of India)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其8,000个城镇中只有160个同时拥有排水系统和污水处理厂。此外,拜管理不力、维持工作不到位、设计不合理、电力供应跟不上以及员工的短缺、不胜任和玩忽职守等问题,大部分国有污水处理厂都无法正常运转,大部分时间是关着的。

类似地,2012年,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报告说,尽管647个城市中的640个以及73%的农村地区拥有废水处理设施,但377处一年内建成项目达不到国家要求,平均运行效率还不到60%。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还发现,只有12%的废水处理厂符合1A级标准。

个中原因并非知识、技术或专家的紧缺,也不是投资不足。2006—2011年,中国投资了1,124亿美元用于水基础设施建设,印度也将大量公共资金用于亚穆纳河的清洁工作。但两国的水供给仍然污染严重。

世界水和下水道挑战决不是不能克服的。解决这两个问题需要保持政治意愿,政府应该组建强势水机构、保证公共资金的使用尽可能提高效率。与此同时,公众必须认识到他们可以获得更好的水服务,只要他们愿意通过税收、关税和转移支付贡献自己的力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媒体也应该强调功能健全的水供应和废水管理系统的好处——并且在政客和官僚没能做好三分三时起到问责作用。最后,水专家应该将注意力从增加水供给转向更加可持续地供应更好的水。

不能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解决好水挑战将带来前所未见的全球危机,采取行动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