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疫苗佑护生命

开普敦—让我们的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在一个免受小儿麻痹症和其他可预防疾病困扰的世界中成长,这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梦想。但是,和大部分梦想不同的是,这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我这辈子有幸见证了疫苗在保护儿童免受疾病和死亡方面的卓著作用,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

疫苗对我总是有着特殊的意义。小时候在南非,我几乎因小儿麻痹症而丧命。当时——20世纪30年代初——根本没有疫苗可以对付这一高传染性疾病。不难理解,各家各户的父母都十分害怕小儿麻痹症病毒会像瘟疫一样前来敲门,几小时内让孩子终生残疾,或者(更糟糕地)几天之内夺走孩子的生命。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医生告诉我父母亲他们无能为力,于是父母亲开始准备我的葬礼。幸运的是我康复了,除了右手变得不太灵便之外。此后我迎来了灿烂的人生,但右手残疾时刻提醒着我消灭小儿麻痹症、确保所有儿童都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疫苗是一项无比紧迫的任务。

二十五年前,小儿麻痹症肆虐于125个国家,每天都要导致1000多名儿童致残。如今,小儿麻痹症已经非常罕见,发病国也比以前少了很多。去年,印度宣布根除了小儿麻痹症——它原本是最难治理小儿麻痹症的国家。在尚未根除小儿麻痹症的三个国家——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尼日利亚,2012年的报告病例只有223例。这让我十分乐观,我可以活着见证这一可怕疾病永远消失。

我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令人瞩目的进步,要归因于全球的持续努力,赞助国和受助国所投入的巨大资源,数百万献身卫生事业的工作人员,和持续不断的完成这一目标的政治意愿。但我们必须完成我们所开始的事业。除非世界各国都根除小儿麻痹症,否则没有哪个国家是安全的。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利用过去半个世纪的最大的科学进步,这些进步让其他可预防疾病的疫苗成为最有力、最廉价的卫生投资。疫苗是廉价而便于运送的,而且可以为儿童提供终生保护。疫苗已经消灭了天花,大大地降低了与麻疹、白喉和破伤风有关的儿童死亡和疾病。

但是,可悲的是,每20秒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肺炎等可以通过疫苗预防的疾病。这些死亡患儿大多生活在贫困而偏远的社区,得不到富裕国家人人可得的基本疫苗。这就是生于高收入国家的儿童五岁前夭折几率比生于低收入国家儿童低18倍的原因之一。

幸运的是,世界正在采取行动。本周,阿布扎比太子阿勒纳哈扬(Mohamed bin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 Crown Prince of Abu Dhabi)将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比尔·盖茨一起在阿布扎比举办首届致力于确保世界各地每名儿童都能获得疫苗的完全好处的全球峰会。

疫苗峰会基于去年近200个国家所提出的在2020年前消灭小儿麻痹症,开发和改进可负担疫苗并交到每位儿童手中的承诺。

根除小儿麻痹症将是实现这一愿景��上的重要里程碑。阿布扎比峰会提供了明确的2018年计划——这一战略将对其他努力形成补充,提高麻疹、肺炎和冠状病毒等疾病的免疫覆盖率。加强常规免疫能够捍卫我们针对小儿麻痹症所取得的战果,让我们能够帮助到最难到达、服务水平最低的社区中的最脆弱的孩子。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生长在一个每四名感染小儿麻痹症的儿童就有一人丧命的国家,每当我想到世界上所有家庭都能获得救命疫苗,让他们摆脱可预防死亡和疾病的重担,我就会激动不已。现在我们需要资金、承诺和决心来实施阿布扎比所提出的计划。

对于孩子的健康问题,应该不分贫富,也不能区别对待不同社会。通过让疫苗到达所有需要的儿童手中根除小儿麻痹症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次机会,我们应该代表全球社会携手前进。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的成功就是全人类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