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气候变化的已知的已知

波茨坦—哲学家丹尼特(Daniel Dennett)曾将科学比作建设巨大的金字塔。其基石是大量成熟的知识——不再受到争议、在学术圈之外鲜有人讨论的知识。更新的研究堆积于金字塔尖,公共争论大部分也发生在这部分。这一比方对于气候变化研究非常恰当,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最新报告发布之际我们尤其要记住这一点。

这份IPCC的第五份报告由全世界数百位气候学家耗时数年完成,它检视了我们已有的对气候变化的理解,并解释了更晚近的发现。不难理解,媒体的目光总是集中在后者——比如,与此前的2007年IPCC报告相比,这份报告的海平面上升预测提高了很多。但现在让我们把目光从新闻周期中收回,回到金字塔的稳固地基——知识上。

气候研究始于两个世纪前,约瑟夫·傅里叶(Joseph Fourier)发现温室气体能影响行星的气候。1859年,约翰·丁达尔(John Tyndall)在实验室证明了哪种气体造成了这一效应。此后,详尽的地面和来自卫星的辐射测量证明了温室效应的存在。

我们还不带任何疑问地知道,人类活动所产生的排放大大增加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特别是二氧化碳)数量。1990年,当第一份IPCC报告出台时,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已经达到了百万分之354(工业化前的基准水平为280ppm)。今年,大气浓度第一次超过了400ppm大关。从采集自南极冰盖的远古气体中我们得知,二氧化碳正水平处于一百万年来的最高值。

我们知道,温室气体数量的增加的原因是我们的排放;我们也知道,这会造成气候变暖。但到达何种程度?在这方面,最有意义的数字是“气候敏感度”——即大气二氧化碳翻倍所造成的全球变暖的程度。IPCC报告给出的范围一直是1.5—4.5℃(第四版报告是个显著的例外,它给出的范围是2.0—4.5℃)。过去的自然气候变化——比如在冰期时——证实,地球的气候敏感度会有起伏,分析它们是科学家估算这一敏感度的一种方法。

IPCC报告的一个非凡(甚至被低估)的特色是,尽管过去23年中有许多不同科学家参与了其中的工作,但基本结论从未改变。这反映了全世界科学家之间形成了压倒性的一致。对气候研究这的调查,以及对数千份科学出版物的分析一致显示,97—98%的研究者同意人为排放造成了全球变暖。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但这些结论需要一再重申,因为资金充裕的特殊利益集团不懈地在群众中播撒怀疑的种子。事实上,这样的行径获得了巨大成功,很少有群众知道科学界对气候变化基本情况的一致。许多人相信这是个有待争议的问题,其实绝非如此。

对于我们所造成的变暖的后果,过去可以提供指导。研究远古气候的科学家识别出昔日气候变化的巨大影响。比如,在最后一次冰川期末期,全球温度在5000年的时间里升高了5℃。这一变化已足以改变地球的植被覆盖,融化三分之二的陆上冰盖,使海平面升高100多米。如今,海平面正在缓慢但毋庸置疑地再次升高。新IPCC报告的一个关键结论是海平面上升已经出现加速。

但是,在数百万人被水吞没之前,许多人将受到极端天气事件的冲击。与稳定而无变化的气候相比,如今创纪录的炎热月份出现的频率高了五倍;一波又一波的热浪造成了干旱、野火、歉收,最终导致生命损失。

最新IPCC报告言之凿凿地勾勒出我们当前的险境:全球气温在上升,高山冰川和极地冰盖在融化,海平面在升高,极端天气事件正变得更频繁、更严重。

位于知识金字塔顶端的细节可以也应该受到热烈争论。但我们对全球变暖的基本面——我们的气候学知识的基础——的可靠认识应该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理由敦促我们采取无碳能源技术。如果能够快速减少排放,那么把变暖限制在安全范围(据测算为2℃以下)仍然是可能的;但任务正在日益变得艰巨。无法迅速采取全球行动将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难以适应快速升高的海洋和灾难性气候。

https://prosyn.org/QEnGnL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