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球变暖与减肥

伦敦——

减缓气候变化给增进人类健康与福祉提供了无与伦比的机会。事实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可以使心脏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癌症、肥胖症、糖尿病、抑郁症及道路伤亡事故等都大幅减少。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类的健康取决于两个最重要的因素:营养与运动,而气候政策对此具有一定的影响,因而产生了上述有益的效果。虽然医疗卫生工作者们日益认识到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对人类健康带来了益处,但政策制定者们自己却没有广泛地意识到这一点。存在这些健康利益则意味着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来减缓气候变化的净成本会出现大幅的下降,不了解这种关系的重要性可能带来严重的环境后果。

最近的研究报告证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能够为人类的健康带来多种好处。在交通运输领域要达到排放指标的要求,就需要人类在减少使用汽车的同时适度多步行和骑自行车。根据流行病学关于身体活动与健康间的关系的调查取证,身体活动的增加将大大降低慢性病的发病率,心脏病和中风大概要降低10~20%,乳腺癌减少12~18%,老年痴呆症8%。

持续保持心境愉悦也将改善我们的心理健康,据估计抑郁症发病率将降低6%。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得到改善,置身于广阔的绿色空间和寂静的环境中,人的心理健康也会得到更大的改善。

畜牧业生产会引起甲烷排放量增加和毁林行为,是造成气候变化的一个重大因素。限制畜牧业生产也将改善人类的健康。牲畜数量减少了也就意味着人类饮食中肉食数量少了,这将使我们吃掉的有害饱和脂肪数量减少,使心脏病发病率下降30%。减少肉类消费量也应该能够减少大肠癌的发病率,这种癌症仅次于肺癌,是人类第二常见的癌症。

通过改善饮食和增加身体活动量,减缓气候变化的政策将导致人类的患病率出现戏剧性的降低,这些疾病导致全球数亿人口过早死亡或残疾。这些政策也将减少肥胖人口的数量。全球人口中有10亿以上的成年人身体超重,3亿人属于肥胖症患者,而美国人占了其中的1/3以上。英国政府的科学家们预测,英国将在2050年成为“肥胖人群占绝大多数的社会”。

确实,如果照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到2050年在许多发达国家中每十个成年人中有九个将身体超重或过于肥胖。在中等收入国家中,平均身体质量指数(BMI)也在稳步上升。这种状况将对人类的健康与福祉产生严重的影响,增加患糖尿病、心脏病、中风和癌症的风险。

但发展中国家也有风险。例如,墨西哥的肥胖率就仅次于美国。由于人口普遍肥胖导致了糖尿病发病率的增加,这又引起了慢性肾脏疾病的流行,而在墨西哥只有四分之一的肾脏病患者有望得到治疗。

古巴在上世纪90年代的经验证实了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费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在苏联的援助中止后,古巴爆发了能源危机。在这期间,古巴经常进行身体活动的成年人的比例增加了一倍多。古巴的人口平均质量指数下降了1.5个单位,肥胖症患病率减少一半,从14%减少至7%。由糖尿病导致的死亡率下降了51%,心脏疾病导致的下降了35%,中风导致的下降了20%。

此外,一个减碳的世界饥饿现象也会减少一些。2008年4月,贫困与饥饿现象日益严重的玻利维亚的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恳求道:“生命第一,汽车第二。”劝告西方国家政府在推动生物燃料政策的时候不要把粮食当作燃料烧掉。

但汽车使用与食品价格在推出生物燃料政策以前很久的时候就联系在一起了。燃油是一项重要的农业投入,因而汽车的使用抬高了食品价格。减少运输部门的石油消耗对防止穷国出现饥饿现象极为重要。只有农业摆脱了对石油的依赖,才不会出现穷国的肚皮与富国的油箱争夺石油的现象。因为牲畜靠粮食喂养,少吃肉类也会降低食品的价格。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其他旨在减缓气候变化的政策也对人类的健康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高收入国家推行保暖住房的政策目的是节省能源,但也起到了预防与感冒相关的死亡的作用。同样,在穷国推广使用高效的炉灶将减少使用固体燃料导致(或加重)儿童患呼吸道疾病而死亡的数量,目前每年大约有一百万儿童因此而夭折。

在所有主要的能源消费领域削减能源的消耗量,这样一个减碳方案再与减少肉类的消费相结合,将为人类的健康与福祉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在谈判各方与决策者们为减缓气候变化的成本而争得面红耳赤之际,他们不能忽视这些健康利益的巨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