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eres5_Zhang Peng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shipping emissions Zhang Peng/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致力于实现低碳公海

纽约—本月,世界各国政府代表正在举行一次至关重要、尽管有些低调神秘的联合国国际海事机构(IMO)气候领导人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实现全球航运业脱碳,国际航运业占到世界贸易的80%以上,每年排放的温室气体超过十亿吨之巨—仅次于全世界排名前5的碳排放国。

如此大规模的碳排放不容忽视。我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正灾难性地摧毁我们的地球,尤其是我们的海洋。温度和酸度增加、海冰融化和不断降低的含氧量正逐步消灭珊瑚礁,威胁海洋生物,并削弱海洋作为关键生态系统和气候调节枢纽所发挥的作用。考虑到我们每一秒呼吸的空气都来自于海洋,因此我们自身的健康也与海洋自然系统的健康有着直接的关系。

科学家们警告,要想将全球变暖控制在高于前工业化水平1.5℃以下,我们顶多还剩10年时间来采取必要的措施,从而避免实质性威胁自然界和人类。但尽管公众对气候危机的关注度激增,媒体却仍然几乎没有关注国际海事机构会议。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谁代表自己的国家进行谈判,更不知道所在国政府是支持还是反对制定更严格的气候标准。

早在2018年,几乎所有国家均支持采用有意义的脱碳路线图、实际在2050年前将全球航运业排放减少一半。但我们仍未解答如何将该目标落到实处的关键问题。各国政府将在本月召开的国际海事机构会议和下月即将召开的第七十五届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会议(MEOC75)上努力打破僵局。

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印度、法国和尼日利亚等截然不同的国家已经开始团结在一项明智的提案周围:这就是“以目标为基础的运营效率。”按照这种并不像听起来技术性那么强的方法,国际社会将就每种船型行驶单位英里数每吨货物可能排放的二氧化碳最大值目标达成协议。有了这些上限,船东就可以自行决定如何达成脱碳目的。在制定足够陡峭的目标后——比方说,截止2030年降低二氧化碳浓度80%——航运业既可以实现巴黎协议所规定的减排目标,同时也可以满足全球贸易进一步增长之所需。

决定成败的因素永远藏在细节里。一个潜在问题是日本和其他一些国家正在推动将强制执行更严格二氧化碳排放法规推迟到2029或2030年实施。如果他们得逞,航运业年排放量将在这个10年间继续攀升,从而进一步加大实现巴黎协议排放目标的难度。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但如果政府能采取行动,落实严格的二氧化碳法规,船东们其实不乏达到新目标的方式。例如,襟翼转子帆可以减少燃料消耗8%以上,而空气润滑系统可以再节约燃料12%。尽管事实已经证明了相关技术的有效性,但迄今为止,全世界约6万艘商船安装上述系统的也就仅限于几艘而已。而且即使船东缺乏现金来采纳这些常识性举措,单纯将船速降低20%也能将碳排放和燃料成本降低24-34%

可以肯定,要想实现船运行业零净排放,还要从更大范围内弃用化石燃料推进系统做起。但在这个问题上,航运业本身就已经领先于那些企图在国际海事机构会议上阻挠取得进步的落后政府。在零排放联盟的主持下,120多家大型企业已经在未来十年为实现零排放船舶的商业化付出努力。

上述计划对那些富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家有着深远的意义。清洁运输将实现3赢的结局:除减轻空气污染负担外,它还降低了庞大的石油进口费用,并且增加了对国内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内部投资。例如,环境保护基金会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如果其船舶从采用化石燃料转而采用可再生能源制造的绿色氢基燃料,那么智利可能释放出高达900亿美元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投资。

就像气候辩论中太多其他问题一样,实现可持续未来的真正障碍不是技术、而是政治。如果各国政府最终同意在今年召开的国际海事机构会议上为全球船舶制定严格的排放法规,他们将会就此开辟采用丰富可再生能源的清洁、绿色全球贸易体系。这对地球、海洋和人类都非常有益。

https://prosyn.org/HaTKx2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