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气候行动的合适时机

巴黎——在气候变化成为全球关注的30年来的多数时间里,政府乐观地认为因为化石燃料价格上涨将逼迫消费者改用低碳能源,绿色转型会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地发生。他们认为障碍主要存在于生产领域,因为油田投资所取得的丰厚回报会激起更为雄心勃勃的勘探过程。

今天,局势已经发生了逆转。因为油价在每桶40美元附近波动,政府已经不需要告诉化石燃料企业停止投资。问题已经转移到方程的消费一侧。因为燃料价格如此低廉,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改变消费模式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可以肯定,有迹象显示廉价能源可以带动增长促使油价回升。但没有任何人预测这种回升强劲到能够促成根本性的转变,从而使各国实现其减排目标。

尽管承诺要将全球气温升高限制在2℃以内,但2015年经合组织报告显示各国仍远远落后于其减排目标。此外,石油巨头热衷于提醒我们在向新能源经济逐渐过渡的过程中我们还要在很长时间里燃烧化石燃料。

那么政府该怎么做?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危险的全球变暖会危及所有人。但不同国家利益有着很大的不同,这取决于他们是石油出口还是进口国及其国内经济的发达程度。

发展中产油国应当思考在排放容量日益递减的情况下,他们的能源是否具有经济未来。(富油且采掘成本低廉的)沙特、伊拉克和伊朗等国很可能在一段时期内继续从事石油开采业务。即使世界迅速去碳化,石油消费也足以让他们的资源开采值得。

但石油储量不那么丰富的国家就需要实行经济改革并取消补贴制度。沙特阿拉伯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再为支撑高价生产者而牺牲市场份额。沙特决定保持目前的生产水平——这在事实上导致石油输出国组织名存实亡——已经起到了打击竞争者士气的效果;近4000亿美元的化石燃料投资被搁置了。

很多国家政府被迫采取行动。随着油价今年继续下跌,俄罗斯宣布削减10%的公共支出。而印尼取消汽油补贴并限制柴油补贴可以节省近140亿美元的支出。

另一方面,发达的石油进口国最有可能已经是化石燃料的高效使用者。事实证明他们的经济已经能够抵御每桶100美元甚至更为高价的能源压力,因此显然不需要注入廉价能源才能获得兴旺繁荣。因此,现在是开征碳税的好时机,这样才能避免石油暴利由加油站所独享。这些国家应放弃发现“黑金”的一切幻想,享受廉价石油所带来的短期收益,同时采取行动让基础设施投资适应技术的不断变化。

此外,发达产油国应储蓄余下的资金,以确保资本替代和后石油时代的生活。过去25年来,挪威已经通过采取上述措施赢得了显著的国家优势。

最后,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可能最急需能源——满足需求的可能性也最多。他们将会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并需要认真审视现有能源方案的现代性及可持续程度。必须由化石燃料方案——尤其是煤炭——来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在完全承担环境、健康和社会成本后,它们的竞争力仍然最强。

有时看似永远没有合适的时机采取气候行动。增长强劲时,人们敦促政府不要放走发财的机会。(不顾以明确、渐进的方式推行碳税将拖累经济增长的证据不足。)而当增长乏力时,人们却难以置信地质问气候政策倡导者怎么可以在这样的时候让局面更糟。

或许永远找不到完美的时机来落实新的气候政策。解决长期问题需要能发出长期信号的政策。人们不能不断对上述政策进行微调来适应当前的波动。这样做只会引发进一步的波动(从而真正损害经济增长)。现在采取行动的时机不逊于任何时候。

而且我们不应幻想所需要的转型是个平稳、渐进的过渡。技术改革总是掀起创造性破坏的风暴。肯定会有——也必须有——众多的失败者。但同样会有人因此成功,因为新技术创造新商机。试图保护现状的政府不仅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出师不利;而且会因为未能抓住改革所创造的经济机会,他们最终付出的社会成本只会更高。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气候变化政策必须一贯保持稳定。行动必须对改革起到润滑作用,而不是反复阻止它。一旦投资者看到化石燃料的盛宴已经结束,政府必须让由此产生的资本再分配顺利发生。这个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试图微调经济和技术调整的路径会像试图控制原油价格那样劳而无功。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