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可持续发展无从躲避

纽约—一年前,我在巴西启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网络(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SDSN)巴西章。这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起的项目。那一天,我听到的主要内容是圣保罗正在遭遇一场巨大的旱灾,但国家和地方政客对此缄口不谈。这是一个世界性现实:太多政治领袖忽视日益严重的环境危机,威胁着他们自己和其他国家。

在巴西的例子中,国家和地方官员有着其他2014年的打算:举办6月—7月的世界杯、赢得下半年的大选。因此他们采取了经过时间考验的政治战术:报喜不报忧。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一些地方更加愚蠢,不仅仅只是忽视风险。比如,北卡罗来纳州海岸和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受到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所引起的海平面升高的威胁。但在2012年,土地开发商说服州立法者至少在2016年前的州海岸管理政策制定中排除使用科学证据。这一问题在联邦层面也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程度:美国国会议员受石油巨头的指使,断然否认气候变化的现实。

但日益严重的环境威胁正在无情地占领新闻头条,可不管政客和土地开发商喜不喜欢。从巴西到加州再到饱受冲突蹂躏的中东国家,关于巨大旱灾和淡水短缺的坏消息不绝于耳。

2,000万人的圣保罗市区如今正处于水配给的边缘,这是世界主要城市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现象。在加州,今年冬天又是一个干燥的季节——干旱已经维持了四年,是地区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在巴基斯坦,水和能源部长最近宣称“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出六七年,巴基斯坦就可能沦为贫水国。”在伊朗,紧邻阿富汗的哈默恩(Hamoun)湿地正在消失,给当地人口造成重大威胁。

回顾历史,相邻的叙利亚也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干旱期,而这也是引发动乱进而升级为灾难性内战的一个原因,至少200,000叙利亚人在这场仍看不见尽头的内战中丧生。干旱导致大约150万人流离失所,令粮食价格飙涨,从而引起示威、镇压最终爆发战争的循环。尽管干旱不是持久暴力的唯一原因,但肯定是因素之一。

所有这些旱灾反映了复杂的因素组合:长期气候变化、短期或十年左右的天气模式、增长的人口对淡水需求的增加、本地资源管理不善,当然还有政治关注和意愿的缺位。因此,每一场旱灾都必须在本地面对,解决本地现实。

但全球形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不断增长的世界人口(目前为73亿,但2024年可能达到八十亿,2040年达到九十亿)、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以及出于城市需要将过多淡水用于灌溉(特别是建立在干旱地区的城市)都在增加爆发灾难的可能性。

最新研究表明这些趋势可能加剧。几乎所有关于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的研究都表明,地中海地区——包括安全问题热点利比亚、埃及、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等——降雨可能进一步减少,加剧过去四分之一世纪所发生的干旱趋势。类似地,我的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同事的最新研究表明,本世纪下半叶,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可能在美国西南部和大平原各州引起日益频繁的巨大旱灾。

今年9月,世界领导人将齐聚联合国,制定一套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解决这些威胁。SDG无法确保全球行动,但如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曾经评论联合国协议的那样,它们可以起到杠杆作用,促使世界采取行动。正因如此,从现在开始为SDG做好规划至关重要。

潘基文发起了SDSN以助各国实现这些新目标。其关键成员包括全球大学和智库,并以主要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为重要合作伙伴。国家和地区SDSN章节将在全世界建立,包括南北美洲、欧洲、中东、南亚、东亚和大洋洲。其目标是确保在9月份采取SDG时,SDSN在所有国家都有广泛参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今年春天和夏天,在全球各地,SDSN协助建立的机构将邀请政府开启头脑风暴,找到如何实现城市、国家和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办法。毫无疑问,许多政客会感谢来自他们的大学、非政府组织和主要企业的支持。而妄图遮盖现实的人将发现这样做已不再可能。

这是因为我们的新现实是一个干旱、热浪、极端风暴、海平面升高和不稳定气候模式的现实。除非我们以科学证据为基础,带着远见卓识展开行动,否则水压力、粮食不安全和社会危机将离我们不远。换句话说,今天的日益严重的威胁时无法掩盖的。可持续发展时代必须建立在开放、参与和科学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