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停止补贴气候变化

伦敦—下周,各国政府将汇聚在波兰华沙展开气候变化谈判的关键轮次,而期望和雄心都处于历史最低点。但本来没必要如此:华沙会议提供了一次刺激对最强力地推动气候变化的行为——政府对化石燃料的数十亿美元的补贴采取行动的机会。

华沙谈判是2015年巴黎联合国气候峰会之前的预热。在巴黎峰会上,各国政府将寻求形成防止气候变化(其定义是全球变暖超过二摄氏度)的协定。失败将让子孙后代面临灾难性气候风险,让几百万人因为更频繁、剧烈和长期的干旱、洪水和风暴而陷入贫困。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基本碳算术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的最新评估,我们在2030年就将用完二十一世纪的全部碳预算。

那么,我们可以避免推动全球经济的能源体系和地球的生态极限之间的即将到来的碰撞吗?

必要的创新正在显现。风能、太阳能、潮汐能、生物能、地热能和燃料电池技术的最新发展正在改变低碳能源产品领域。除了拯救地球,这些技术可以带来新的投资机会、可负担的能源和持续的增长。

但要实现这一潜力,政府必须积极地追求绿色产业政策。政府需要将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的目标与鼓励远离碳密集能源的手段(包括税收、碳市场和支持绿色替代能源)结合起来。

化石燃料补贴效果则相反。它们积极地促进了碳密集能源,阻碍了绿色投资。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2011年各国政府在化石燃料补贴上耗资5230亿美元。从气候变化角度看,这是颠倒是非:对应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每1美元,促进碳密集燃料花费6美元。

大部分化石燃料补贴可以追溯到发展中国家,这是在康预算之慨向富裕家庭转移支付。但富国也有补贴,排放的每一吨二氧化碳中平均包含7美元补贴。英国海外发展研究所的研究考察了11个经合组织国家政府的税收和消费者补贴,结果发现化石燃料支持合720亿美元,或每个成年人112美元。很难想象还有比这更不负责任的公共资金支出。

气候目标和能源政策之间的不一致正变得越来越尖锐。德国为新建煤电站提供慷慨的支持。英国为油气勘探提供慷慨的免税待遇,包括针对液压致裂法有关公司的巨大好处。美国花巨资补贴汽油和其他化石燃料。在所有这些例子中,大胆的气候变化目标因为老方一帖的补贴政策而遭到破坏。

碳市场可以提供正确的化石燃料补贴,但它们没有这样做。欧盟号称是全球气候变化领头羊,但其领导人放任欧盟碳排交易机制(Emissions Trading Scheme)碳定价因为鲁莽的碳信用过度供给而崩溃。相反,韩国释放的信号表明它将强化温室气体上限,预计到2017年将碳排价格推高到欧盟水平的20倍,而韩国的绿色能源投资也迎来了繁荣。

随着能源价格成为核心问题,已然十分脆弱的低碳能源投资激励有可能被进一步削弱。放眼欧洲,对“可负担能源”的吁求正在快速变为增加化石燃料补贴、收回绿色能源承诺的委婉说法。

最近在英国发生的争论表明裂痕正在产生。五年前,英国打破国际常规,立法要求到2050年削减8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如今,政治领袖公开攻讦“不堪重负”的绿色税。政府推迟了电力去碳化目标的设定,绿色能源资源的定价充满了不确定性,而绿色投资银行(Green Investment Bank)也处于资金不足状态。毫不奇怪,可再生能源投资降至四年新低。

期待华沙气候谈判产生重大突破只是没有证据的空想。但谈判提供了一个实践平台,也提供了政府用榜样证明领导力的平台。

G-20国家已经在原则上同意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它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它们可以在华沙举办一个“方面峰会”,为将原则落实为政策设定时间表。目标应该是到2020年全部取消化石燃料补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G-20富国可以走得更快更远。它们应该承诺在2015年出席联合国COP 21气候变化峰会前取消所有化石燃料补贴,从明年开始取消所有对汽油和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勘探的支持。它们还应该将部分储蓄用于旨在支持发展中国家低碳转型的能源合作。

取消化石燃料补贴将只是通往全球气候协定道路上的一小步。但这至少是朝正确方向的一步——或许能够为缓缓滑向僵局的谈判进程树立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