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石油禁运40年

丹佛——四十年前,美国和欧洲绝大部分国家因为对化石燃料的危险依赖而得到了教训。继以色列赎罪日战争获得胜利后,石油输出国(欧佩克)组织阿拉伯成员国宣布对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实行石油禁运。面对主要能源供应的突然中止及世界油价的大幅上涨,发达国家感到前所未有的力不从心。

但事实表明发达国家有能力降低对阿拉伯石油的依赖。他们只不过还没意识到——也可能是不愿承认——遭到欧佩克的石油绑架前有这个必要。

当消费者排长队等候——甚至为了加满油箱而发生斗殴时,政府却在鼓励创新方案,比方说提高汽车和冰箱等某些电器的能效要求。美国能源部于1977年创立;一年后颁布了《国家能源法》,采用行业法规及税收优惠政策等工具来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提高燃油效率。

上述努力极大地改善了能效。从1973年到1985年,美国单位美元GDP能耗下降28%——按照能源部的说法,比之前的25年速度快5倍。

但由此带来的需求下降导致1986年石油价格暴跌,开启了廉价能源的新时代。由此促成了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经济繁荣,同时大大缓解了政府继续保持能效进步的压力。

但石油价格并不反映化石燃料消费的真实成本。除为确保可靠石油供应而发动战争的经济和人力成本外还有与人类活动引起气候变化相关的重大成本——今后若干年内此类成本一定会大幅提高。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最近发布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进一步表明由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正在发生。今天的持续大规模温室气体排放可能造成包括更频繁、更剧烈天气事件在内的灾难性后果。

扭转这种颓势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与20世纪70年代时一样,有效方案的关键依然是创新。但不同于40年前的是这次不能再指望政府推动技术进步。

近年来,政府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们不愿执行遏制气候变化所需的大胆政策及监管行动。其实从各国领导人未能在2009年的哥本哈根COP15会议上达成气候变化协议后,这个问题就一拖再拖,因为决策者都在全力关注遏制全球经济危机的后果。美国最近的预算僵局只能让这样的局面进一步巩固。虽然不少人都欢迎20世纪70年代那样自上而下的方案,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实现这样的结果。

幸运的是还有其他办法。企业主导创新和市场化解决方案可以驱动从化石燃料依赖到更高效可再生能源系统决定性的全球转化。

落基山研究所的《革新之火》分析报告表明在不依赖石油、煤炭或核能的情况下,为2050年增长达158%的美国经济提供市场化能源战略是完全可能的。迅速果断地采取建筑节能、设计少用或不用化石燃料汽车、提高可再生能源供电比重等行动可以确保IPCC警告过的2050年令人不快的炎热世界不会真的发生。

我们对于化石燃料的持续依赖不应威胁到自己和子孙后代的生存。四十年前,各国不光承担了欧佩克禁运对经济的直接影响;他们还利用由此产生的石油短缺来刺激创新潜能。今天,世界同样需要这样的大胆行动——但这次需要由市场来驱动。

翻译:Xu Binbin

https://prosyn.org/pOrHCKtzh